【荐读】从《人民的名义》看婚姻正确打开模式:风雨同舟方能长久
浏览人数:750 2017-04-19

    导读
    
    近日,反腐大剧《人民的名义》正在热播中。该剧不论人物、格局还是深度,都有了重要突破。其中令人津津乐道的是剧中人物的婚姻问题。
    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婚姻关系则是人类建立而成,婚姻的基石可以是情感,也可以是政治利益、社会名誉、经济钱财等。因此,人类的婚姻关系是复杂多样的。而基于情感的婚姻往往是符合社会道德的,是人们所能接受的。那么,脱离了情感的婚姻会是怎样的结果?
    
    
    《人民的名义》中婚姻写照的深刻含义,下面分析一下剧中五种不同的婚姻人生。
    离婚不离家:名誉与政治前途的婚姻合作
    
               


    剧中,省委副书记高育良原是汉东省政法大学的教授,后来弃文从政。妻子吴惠芬也曾在大学任教,两人共同育有一个女儿,女儿在国外工作。在外人眼中,高育良与吴惠芬堪称模范夫妻,两人在工作上互帮互助,亦师亦友,令人生羡。谁料高育良与吴惠芬早已离婚,与小三高小凤在香港结婚多年,并生有一子。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婚姻,隐藏着中国传统保守思想“离婚不离家”的婚姻观念,现实生活中,也不乏看到“离婚不离家”的现象,到底是什么导致这种思想的存在呢?
    
    离婚不离家的状态在中国古代就已经存在,由于古代妇女地位较低,女性生活悲惨,婚姻失败回娘家还会遭人鄙夷。为了个人声誉、经济保障,女性被休后仍会与孩子、前夫生活在一起。但在剧中,高育良与吴惠芬的婚姻关系,与他们的政治前途、社会影响等方面息息相关,于是各取所需,为了名誉以及社会道德层面的需求,双方对外团结一心,粉饰太平。这种婚姻,已超越了婚姻的本质,不仅限于男女情感交流和生理需求。
           
    “有的夫妻总以孩子的名义不离家,认为健全的家庭对孩子成长非常重要。其实孩子是非常敏感的,夫妻双方感情不好,常常因为琐事吵架,强制生活只会增加孩子的负罪感;另外,弱势一方往往把孩子留在身边,并把孩子当成‘枪’使,同样会影响孩子以后的婚姻观。”


    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    婚姻可能不是必需品
    
               
    
    
    市委书记李达康在政治上野心过重,眼中只有工作和政绩,没有生活情趣,也不懂女人。妻子欧阳菁则不同,小资情怀严重,痴迷少女们沉迷的都教授,于是这两个生活观不同的人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互不干扰,就连吃饭睡觉都不同步。李达康多次想与手脚不干净的欧阳菁离婚,直到受贿案被揭发准备出国时,欧阳菁才勉强同意。
    
    多元化的时代,婚姻似乎被赋予不可名状的新概念,比如婚姻对现代人来说可能不再是必需品。对李达康来说,婚姻对他是似有若无的,欧阳菁的手脚不干净甚至会给他的仕途带来麻烦,婚姻对他来说或是一种负担。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录制《奇葩大会》的现场上阐述个人的观点:婚姻终将消亡。当然,她认为婚姻不会完全消亡,最后可能还会有20%、30%、40%,甚至50%的人会结婚,但有一部分人会接受没有婚姻的生活。对于婚姻的走向,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对此,张虹桥主任表示,婚姻的功能多种多样,比如实现生育生理功能,情感心理的需求等等。可能以后生育功能会被无性繁殖代替,但人类的情感是与生俱来的,是难以消弭的。未来的社会生活里,婚姻形式可能会有所变化,但婚姻的功能是不会消失的。
    
    
    “很多人认为,婚姻会对人造成一些不必要的约束,但其实这种约束也可以是一种保护。两个人相处,只有形成一些约定俗成的默契感,才能保持婚姻长久。”

    姐弟恋:利益所驱,苟且婚姻
    
                 


    剧中,祁同伟与梁璐是姐弟恋。梁璐是祁同伟大学时的老师,祁同伟是从山区走出来的穷小子,梁璐是省政法委书记的女儿。梁璐曾追求过祁同伟,然而他却无动于衷。毕业后,祁同伟被分配到穷乡僻县,他深知无后台无家庭背景是难以成功的,于是开始转过头疯狂追求梁璐,直至被打动。在老师高育良与岳父的帮衬下,他在官场上平步青云,但却对年纪渐大的妻子越发嫌弃。
    
    
    两个人年龄差异悬殊,没有情感基础,加上原是利益所驱,自我已经迷失得一塌糊涂,更别想让婚姻琴瑟和鸣。在如今的社会生活里,姐弟恋已经不再新鲜,那么这种“男小女大”的婚姻能被看好吗?张虹桥主任表示,中国传统社会里,物质条件相对不发达,许多年纪轻轻的男子就要结婚承担家庭责任,对他们来说,“女大三,抱金砖”,有一个成熟的女性来帮衬家庭事务,无非是完美的事情。
    
    随着社会发展多样化,女性保养和生理保健条件越来越好。如今,也有许多男性母爱缺失,或是对母亲依赖较强,便以母亲的标准寻找伴侣。一般情况下,女子大一两岁不会产生什么问题,年纪差距过大可能会产生分歧与代沟。
                     
    
    恐婚族: 害怕承担婚姻责任
    
    
    郑胜利是大风厂工会主席郑西坡的独子。生活中,郑胜利是个不折不扣的“恐婚族”,一旦说到结婚就开始犯“病”。在物质经济发展迅速,人类生活越来越独立,恐婚者似乎屡见不鲜,他们也有一套说辞。比如剧中郑胜利认为,“青春苦短,那么着急结婚干吗”,并把恐婚喻为“现代流行病,不好治”等等。
    
    到底人真的会恐婚吗?恐婚的症状主要来源于哪里?恐婚应分成两种,一种是嘴上说着恐婚,实际上并不是,他们所惧怕的往往是婚姻的约束和控制,以及婚姻的责任。另外一种恐婚,源于对异性的恐惧,这可能与小时候的经历所产生的心理阴影,总会刻意与异性保持距离,形成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
    
    
    从郑胜利的角度来看,他最后与女友宝宝奉子成婚,恐婚之病也迎刃而解。现实社会中,有恐婚的年轻人比比皆是,消除这种心理应该怎么做?恐婚一族想要消除恐婚心理,重中之重是要清楚自己害怕的是什么,比如害怕跟他人有身体接触、工作与生活。情况因人而异。接着了解恐婚者的内心想法,以对应的策略进行心理治疗。有的人是由于既往经历造成的恐惧,可能父母的婚姻生活不幸福,导致个人对婚姻信心全无。
    
    风雨同舟:婚姻的正确姿态

            

    
    侯亮平和钟小艾这对夫妇,可谓是纪检战线同一战壕的战友,两人生活中配合默契,工作上也是旗鼓相当。风平浪静时两人烧一两碟小菜,享受生活。面临困境时,妻子默默支持,充当给力的贤内助。
    
    
    基于情感的婚姻,与掺杂着利益的婚姻相比,往往要纯粹得多,其婚姻的未来也会显得愈发明朗。这种感情在荧屏上是很罕见的,在现实生活中当然也寥寥无几。“每个人对婚姻的看法是不相同的,这源于个人家庭所带来的潜意识以及后天因素,对婚姻的要求不一。如何做到婚姻生活琴瑟和鸣,达到双方关系平衡才能更加完善牢靠。”
    

           
    
    两个人的婚姻和睦与否不仅只依赖感情深厚与否,还会牵涉到家庭其他成员、性格、双方的优缺点等等。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才会有不重复的空间,这也利于各自吸收养分,增进交流。婚姻生活里,双方也要强调平等,实际上是难以平等的,可能表现为“男强女弱”或“女强男弱”。但是婚姻里奉献意识是不可缺少的,女人十月怀胎生子,男人要付出更多以保证家庭的地位。在偌大的社会体制中,家庭和睦与安全是非常重要的。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虽然大家都不愿意相信这句箴言,却有不少人用自身的经历不断地为之留下注解。要想破解它的魔力,让我们的爱情历久常新,就必须分析一下婚姻是如何成为爱情的坟墓的。
    
    走进婚姻的殿堂之后,很多新婚燕尔的夫妇会在二人世界中尽情地享受,将这份喜悦保持一段时间。结婚之前是对生活的整体憧憬,是不会去认真考虑具体的细节,婚后必然回到现实生活中,面临生活中的琐碎和烦恼。结婚之前,在晕环作用下,我们关注的是对方的优点和长处,对方的毛病和缺点,可以视而不见,甚至还会给自己找到合理的借口。婚后,晕环消失,暴露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完整的人,对方的优点和长处变成了理所当然,而毛病和缺点却成了我们发泄内心烦恼的最佳集中火力点。结婚之前,双方只是短聚,文化背景,家庭习俗,并没有吸引我们更多的注意。婚后,这些潜在的冲突就会浮出水面,需要我们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磨合。在恋爱的过程中,只要找到中意的伴侣,就会紧紧抓住,生怕失之交臂,总要用心揣测对方的意愿,尽量博得对方的欢心。而婚后以为生米煮成熟饭,心中大石终于放下,两人之间的感情不再需要努力经营,可以顺其自然,凭自己的意愿行事。
    
    
    
    在这些因素下,很多人并没有自省,而是把责任推给对方,只会抱怨,结果错失很多机会,终于用自己的泪水验证了这句箴言。


来源: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 朱品军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本网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转载此文,请与本站联系)


相关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