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21:粮食产能建设需要我们思考的几个问题——基于东海县平明镇小街村“三解三促”调研(唐明珍)
浏览人数:4953 2015-12-22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国民经济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建议》对大力推进农业现代化提出明确要求,要加快转方式、调结构,实施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战略,提高粮食产能,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近年来,我省农业持续稳定发展,粮食丰产丰收,仓满库盈,为经济社会发展大局起到了“压舱石”和“稳定锚”的作用。但也应看到,当前农业转方式调结构对粮食产能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基础设施薄弱、生产粗放、经营分散、种粮比较效益下降等诸多困难更加显现。结合“三严三实”主题教育活动,这次我与邓建平、黄挺等同志到全国产粮大县—东海县开展“三解三促”活动,实地调研了平明镇及小街村。当前我省在转方式、调结构的新形势下持续提高农业和粮食产能还面临一些问题,需要高度关注,并采取措施切实加以解决。
    一、直播稻盲目扩大的势头不易控制
    水稻是我省第一大粮食作物,面积和总产分别占全省粮食的40%和60%,全省80%以上的人口以稻米为主食,稳定发展水稻生产是确保全省口粮安全和促进稻农增收的重中之重。这次调研,我们特意到平明镇田间地头、小街村村头村委,实地查看了解水稻生产情况。所到之处,看到的多是直播稻,机插秧面积少之又少。在田头我们与几位正在劳作、年纪较大的农民就直播稻进行了攀谈。几个老农介绍,他们家里的承包地都有十几亩,子女大多出去打工,十几亩水稻就靠老两口种植管理。农忙时请人帮忙比较难,直播稻比较省事,不用育秧、起秧和插秧,除草、匀苗自己带着干,不用求人,正常年景产量也能打到1000斤以上,扣除成本,种植效益不比机插秧少多少。我们顺路又走访了几位农民,他们说法与前几位差不多。进一步了解得知,小街村全村劳动力人口1412人,其中务农劳动力411人(平均年龄60岁),外出打工1001人。水稻面积7022亩,其中直播稻面积6500多亩,占水稻面积的92%以上。东海县平明镇14.5万亩水稻中,有10.6万亩是直播稻,这个比例在温光资源偏紧的地区已是相当之高。总的来看,农民对直播稻易倒伏、“翘穗头”的风险知道些,但对潜在的巨大威胁并不在乎,普遍认为反正直播稻也连续种了几年,没有遇到过大幅减产绝收的情况。
    众所周知,淮北地区直播稻不仅产量潜力低、稳产性差、肥料农药投入大、连年种植后“杂稻”发生重,而且还对粮食产量、品质和当地的环境均产生较大影响。如东海“平明大米”在省内外是知名的稻米品牌,但由于近几年直播稻比例大,稻谷质量差,当地“宏盛米业”等上规模稻米加工企业,主要从东北调运稻谷加工,对当地大米品牌保护和农民增产增收较为不利。我省从2009年就开始提出控减直播稻,虽然取得了很大成效,但目前生产上直播稻仍有相当面积,一些地区盲目发展势头短期内不易控制。从经济社会发展和劳动力转移的趋势看,推进水稻生产规模化、机械化是必然趋势,也是控制直播稻发展的现实选择。在直播稻仍有相当面积、短期内难以遏制的情况下,一方面要出台扶持政策,加强社会化服务组织培育,加大水稻集中育秧、统一栽插补贴力度,解决一家一户机插育秧难、栽插价格贵、高产高效优势没有得到充分发挥等问题,提高农民推广应用积极性。另一方面要加强技术攻关,协作开展直播稻配套品种选育、高产群体优化调控、病虫草防治等研究,促进技术配套,尽最大可能减少直播生产风险。
    二、秸秆还田好政策农民何故不认同
    在平明镇政府,我们就秸秆综合利用工作进行了座谈。据平明镇分管负责人介绍,每年农忙两季是他们工作压力最大的时候,夏季要组织1000人、秋季要组织600-800人的队伍,机关只留几个人值班,一方面全力去抓秸秆禁烧,每年花费成本达到600万元左右;另一方面,还要采取多种措施推进秸秆综合利用,堵疏结合,尽量把秸秆还到田里。就这样,老百姓还是不认可,要求地方政府允许对部分秸秆进行焚烧,甚至指出,禁烧秸秆对我们农民没有带来什么好处,反而影响了老百姓的生产生活。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走访了部分农户。他们反映三方面的意见,一是要将秸秆还到田里,需要大马力的机械,还要花额外的深翻费用,但当地大马力机械不足、费用又高,农民不愿意用。二是连续小麦、水稻秸秆全量还田,对小麦播种出苗和水稻栽插质量有影响,特别是小麦秸秆还田,不仅增加农耗时间,而且对水稻发苗和机插秧的产量有较大影响。三是大量汛期秸秆腐烂及增施的一些调节肥共同形成的污水对当地的民主河、蔷薇河等带来较大污染,河水变成酱油色,河内鱼虾大量死亡,饮用水安全得不到保障,有近20天左右水都吃不上,只能喝桶装水,老百姓反映强烈。
    我省是农业大省,年产秸秆量达4500万吨左右。农作物秸秆中含有丰富的有机质、氮磷钾和中微量元素。推进秸秆还田有利于改良土壤、培肥地力,对提高资源利用效率、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目前,秸秆还田在大型农场得到广泛应用,还田效果也十分显著,关键是机械配套到位,还田质量高。好事如何办好,让老百姓认可,农业部门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去做。目前,由于大部分地方机械动力不配套、还田作业成本高、还田后存在隐性污染等问题,影响了秸秆还田推广积极性,需要农机部门从机械动力上和还田作业补贴上加以解决。同时,需要农业部门尽快采取综合措施,组织开展联合攻关,研究解决秸秆还田条件下播种栽插质量差、僵苗迟发等技术问题,解决秸秆腐烂对河水污染的问题,尽量减轻对老百姓生产、生活的影响。
    三、土地流转难与已流出土地“回退”同时存在
    “农田都是‘黑土地’,地力地势都很好,稻麦产量高,随便种种都比把土地流转出去的收入多”,在平明镇许多农民都这样认为。这种观念使得农民普遍对流转土地的积极性不高,许多外出打工农民仍兼业种地。这种情况下,一些想回村种地的“新农民”,只能出高价流转农民的地,土地流转价格快速上涨至1200元/亩,这个流转价格下几乎是种稻麦的极限,实现不了规模经营效益就亏损。2014年,周徐村的王建国为了创办家庭农场,以1200元/亩且每年递增2%的价格流转了2000亩土地,创办的稻麦种植家庭农场一直处于亏本状态,现在王建国想把地退回给农民,但与农民签订的10年土地流转合同又终止不了。这种情况还不是个别现象,前几年粮食价格持续平稳,粮食生产收益还不错,一些大户、家庭农场流转土地积极性高,并购置了必要的农机装备。今年粮食价格下来了,想退地的大户不少,这些现象对经营主体培育和规模经营发展都影响不小。平明镇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发展水平不高的另一个原因是发展成熟的大户、私营业主都比较安于现状,不愿意转型升级,带动发展规模经营的作用未发挥出来。
    土地流转是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重要前提。平明镇土地流转难与已流出土地“回退”同时存在,主要原因在于土地流转高成本、农业创业者创业能力不足、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动辐射能力不足。这种现象,在粮食主产地区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在推进农业适度规模经营过程中需要予以高度关注,特别是要强化对土地流转价格的引导、农业生产和经营知识的培训推广等服务,帮助普通农户实现土地收益最大化,帮助创业农民提高创业能力,帮助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转型升级,加快形成多方合力、多方共赢的规模经营发展格局。
    四、种粮农民需要什么样的社会化服务
    在平明镇农业兼业化比较普遍,应该说发展农业社会化服务具备一定空间,但是当地的农业社会化服务发展并不理想。我们看到的几乎都是农机收割服务和零星的农民之间互帮互助式的喷农药。走访几天,所能见的有农业社会化的“雏形”,是几个老农为外出打工户代打药水,每桶水收费7元。走访遇到的许多农民都说:现在的农业服务主要是集中在收和种两个环节,他们难以把控种什么、怎么种、怎么卖,投入较大的烘干仓储等服务则更少。对于大多数农户,基本都是采取小麦、水稻直播方式,一种了之,粗放生产,更谈不上节种、节肥、节药、节水等节约经营了。而一些种粮大户、家庭农场对政府提供公共服务呼声较高。马汪村种粮大户马强春介绍说,2014年,他家小麦丰产,但收割期遇到持续阴雨天,由于自己没有仓储设施和烘干设备,也没有人提供这些服务,小麦受潮发芽,直接损失50多万。小街村走出去的大学生王金广,2004年从西南财大毕业返乡创业,历经千辛万苦通过审批创办了生猪养殖场,由于得不到及时养殖技术指导和市场信息等,多年来仅靠自己摸索,小规模的养殖场一直处于亏本或微利状态,大学生返乡创业没能成功却沦为人才荒废状态,看着令人心酸。基层农技推广中心提供公益服务也力不从心。许多工作疲于应对,对诸如粮食高产创建等技术推广类的活他们也不愿多接,主要是多干多累多增加成本,不干省心省力还不出事,不愿吃力不讨好。
    近年来,各地对发展农业社会化服务积极开展了探索试点,涌现了联耕联种、农田托管等一批农业社会化服务亮点,但大面积的农业社会化服务还是比较欠缺的。当前,就粮食生产而言,发展社会服务重点是让农民实现轻松种地、保障增产增收。一方面,强化对基层农业农经服务人员的培训力度或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确保公益性职能有效履行;另一方面,对经营性服务,应探索按地域规划或服务能力的辐射区域加快培育多元化服务组织,为农民提供田间管理、技术指导、仓储烘干、市场营销等服务。
    五、一个村有两个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说明什么
    在发展现代农业的过程中,无论是稻麦种植,还是设施农业发展,要提高经营水平都需要资金投入,应该说农业发展的资金需求客观存在。在正规商业金融机构跟不上的情况下,许多从事农民资金互助服务的农民合作社“应运而生”。截至2015年8月底,东海县农工办认定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共14家,共发展成员2.14万户,互助金余额2.58亿元,投放余额2亿元;平明镇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12家,我们驻点的小街村就有两家专门从事资金互助服务的农民合作组织。这些资金服务组织的出现,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部分农民资金需求,但也出现了“多头”认定和“无人”监管的问题。平明镇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12家中,仅1家获得县农办认定并跟踪监管,另外11家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为专业合作社,实际从事资金互助服务,日常运营处于无人监管状态,资金投向随意性大,容易发生金融风险问题。
    由于多方面的原因,多年来农业金融供给与需求之间通道不畅,农业金融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已经成为制约现代农业和农村发展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需要下大气力推动农业金融政策完善,解决农民贷款难、贷款贵问题。对于探索阶段的资金互助合作社要切实重视规范引导,防范风险,重点应该是解决农民发展现代农业的资金需求,而不是追求盈利。


责任编辑: 尹航关闭窗口

(本网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转载此文,请与本站联系)


相关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