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23:苏中地区畜禽养殖环节兽药使用情况调查(黄焱)
浏览人数:4947 2015-12-28

    保证畜产品质量安全,是最直接、最根本的民生要求,也是政府社会十分关注重视的问题。

几分疑惑


    近年来农业部陆续推出了兽用处方药制度、兽药二维码制度等一系列管理政策,以期通过对兽药经营、使用的严格管控,减少抗菌药使用,降低畜禽产品药物残留,保障动物产品质量安全。但同时养殖业滥用乱用药物的报道仍不时出现在媒体报纸,畜产品药物残留渐已成为社会的关注热点。那么我省养殖环节兽用处方药制度实行的进展情况如何?养殖过程中使用抗菌药有多大比重,兽药残留的风险情况怎样?用药过程中存有什么问题?下一步如何来加强监管?带着这些疑惑,10月8~12日,我与颜京平、平星等同志结合“三解三促”活动专程赴海安县、姜堰区的乡村进行实地调研。调查组先后走访了曲塘、大伦镇的动物卫生监督分所,实地调研了3家兽药经营(诊疗)单位,走访了南通天成、海安苏鹏禽业、姜堰市田园畜禽养殖场、周庄村吴光圣等8家不同规模的养殖企业,并开展了问卷调查。

几许发现


    通过调研,调查组对基层兽药的使用有几点新的认识:
    (一)畜禽用药并非洪水猛兽,饲养成本与产品安全仍然是养殖者的关注点
    通过走访发现,控制饲养成本仍是养殖场(户)关注的重点,在日常养殖中,畜禽不发病而大量使用治疗用药,以及不考虑成本而滥用药物预防的情况都为少见。走访的很多养殖户更多是通过改善饲养条件、实施环境消毒、及时免疫等强化日常管理的办法,以及使用酸化剂和微生态制剂、中草药等成本低、效果好的措施来控制疫病发生,以尽量减少抗菌药物的成本开支。还有一些规模企业因品牌意识、产品出口或客户有药残控制要求,已具备较强的安全用药意识,通过不断自建养殖基地、规范兽药使用等措施,努力控制兽药残留风险,保证最终产品质量安全。
    调查发现商品猪每只用药成本(不含疫苗)约在30元左右,商品肉鸡每只用药成本约0.6元,蛋鸡每只用药成本1.0~1.2元。而其中大部份是消毒药及中兽药等一般普通药物,而化学抗菌药、抗球虫等药约占整个养殖周期用药的四分之一。同时在兽药经营店的调查也发现,目前销售的兽药中,抗菌药、中兽药、消毒剂分别约占30%、30%、40%,抗菌药所占的比重并不大,而即便是抗菌药,只要规范使用、合理休药依然是能够保证安全的。因此,社会上提及养殖用药“谈药色变”,甚至马上与抗生素、激素划等号显然有失偏颇。
    调查也发现在畜禽高产、多病时期,一些养殖户使用抗生素药物预防疫病,畜禽养殖过程中用药记录不完整,不执行休药期规定实行弃蛋、弃乳的情况确有存在,兽药使用确实存在不规范、难监督、多风险的问题。
    (二)兽药的传统营销方式受颠覆,兽药监督管理面临挑战
    传统兽药流通模式是生产企业把兽药销售到经营企业、兽医诊疗单位,然后再分销或使用到每个养殖单元,这种封闭模式下,只需通过控制处方权,便可管控抗生素等处方药的流向,起到规范用药的目的。然而调查发现近年来传统兽药经营店、基层兽医诊疗的兽药供应显著萎缩,目前年兽药销售量与高峰年份相比,只保持了三至四成,其中兽药经营店凭处方卖药的要求基本未能执行。与此同时,各类新兴兽药营销模式却蓬勃兴起,已经形成了网店与物流、厂家直销、传统兽药经营三分天下各有其一的格局。经上网查询,“阿里巴巴1688.com”中就有兽用处方药、抗菌素、原料药在直接面向养殖户销售。在知名的淘宝网,搜索“兽药”显示有6.02万件宝贝。但现有兽药管理法规仍停留在对实体经营的监管上,对互联网+、物联网、防疫托管、集团供药等新的兽药销售使用方式缺乏有效管理手段,各种复杂渠道流入的兽药给畜产品质量带来了安全隐患,也给兽药监管和处方兽药管理提出了严峻挑战。
    (三)养殖者自主用药普遍,兽药使用管理复杂艰难
    印象中大家总认为:兽医决定着兽药的使用,抓好基层兽医队伍便可实现兽药的规范使用。然而现实又是谁在决定着养殖用药呢?调查发现:一类是大型养殖及畜牧龙头企业,如海安苏鹏禽业发展有限公司、南通天成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等,通常拥有10~30人(其中有个别执业兽医)的驻场兽医团队,负责兽药采购、畜禽防疫与疾病诊治;第二类是普通规模养殖场,均由养殖主凭多年养殖经验自主购药、用药,有疑难时则咨询当地兽医专家、兽药饲料企业服务人员甚至科研院所的专家,但具体用药时间、剂量、品种仍然由他们自主决定;第三类是农村小规模及散养户,基本是自主用药,实在无效再求助于乡村兽医进行诊治,这类用药基本仍由养殖者自己实施。调查中发现,一是这三类群体的服务兽医具备处方权者寥寥无几,既难把控处方药的使用也无法满足出具处方的需求;二是上述三个群体用药的实施主体是养殖主,即使有处方兽医提供准确用药,但如何用药?能否规范停药?能否在自身利益与规范用药上作出正确取舍?依然取决于养殖者自身素质,对此执业兽医往往是鞭长莫及的。显然,对中小规模的养殖群体,处方药制度并不能成为规范兽药使用的万能良方。
   

 几点思考


    从调研情况看,农村养殖户质量安全意识虽有明显提升,但解决兽药残留并非一蹴而就、立杆见效,必须采取综合施策、多措并举来加以推进。
    (一)促进畜牧产业提档升级是根本。养殖主体的多、小、差是动物防疫及畜产品安全管控的难点,而规模化企业的安全意识及管理水平明显高出一筹。因此努力推进规模化养殖,引导发展统一料药、统一防疫、统一管理、统一销售“公司+农户“的养殖模式,增强养殖者的主体责任,提升饲养管理水平,才能从根本上化解疫病防控、规范用药、质量安全等养殖难题。
    (二)提升社会化兽医服务能力是基础。高水平的兽医服务,是畜牧业健康、安全的基础,调查发现在基层兽医服务体系改革转型的过程中,部分中小养殖户存在着兽医服务缺失弱化现象。因此,一方面要加快培育社会化兽医服务组织,鼓励科研教学、兽药饲料企业、社会诊疗机构、畜牧龙头企业的专业兽医来发挥社会服务功能,填补社会诊疗服务缺失。另一方面要全面推进执业兽医制度,尤其将执业兽医作为规模养殖场的开办条件,规范用药作为执业兽医的从业准则,从而提高企业兽医水平,增强法律规范意识,推进兽用处方药管理。
    (三)加快科技创新和新技术推广是途径。努力推行健康养殖新技术,引入先进设施设备,改善畜禽养殖环境,切断病原传播途径。大力推广微生态制剂、中草药制剂、酸化剂等新技术新产品在养殖业中的应用,通过管理和技术创新,增强畜禽的免疫抗病力,减少兽药使用,从而避免药物残留和抗生素耐药性风险。
    (四)强化兽药残留监管是手段。政府部门要在强化残留监测体系建设,特别对禽、蛋等养殖周期短,容易出现兽药残留的动物产品,必须加大抽检频次,扩大抽检覆盖面。对问题企业严肃查处、公开通报,促进畜产品质量的优胜劣汰,形成质量倒逼机制,切实增强养殖者的主体责任意识。
    (五)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是保障。一是完善畜牧养殖管理办法,提高规模养殖的准入标准,促进畜牧养殖业的布局规划、设施设备、制度规范等符合生态健康养殖的需要;二是完善《执业兽医管理办法》,因地制宜加快推进养殖场的注册执业兽医制度,规范兽医诊疗行为;三是完善对网络销售、企业直销、防疫托管等兽药管理的法律规定,明确谁来管理、如何监管、怎样处罚等相关管理细则和操作方法。




责任编辑: 尹航关闭窗口

(本网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转载此文,请与本站联系)


相关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