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25:关于“谁来种田”问题的几点思考——赴洪泽岔河镇“三解三促”调研笔记(陈光亚、马爱京、王勇)
浏览人数:7828 2015-12-30

    解决好“谁来种田”问题,关键是要加快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重点还是人的问题。具体来说,就是人从哪里来?怎么留住人?如何培养人?带着这些问题,10月12-16日,驻洪泽县干部专家赴岔河镇开展“三解三促”调研。驻村期间,调研组对新型经营主体开展了大量的走访调研。从类型上讲,有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龙头企业及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也有村组负责人和普通村民;从行业上讲,有种植稻麦两季的,有种植设施大棚蔬菜的,有种植水生经济作物的,也有从事水产养殖的。干部专家从这些不同类型经营主体从事农业的源起、过程、现状及未来打算入手,剖析和探索其中规律,试图为解决“谁来种田”问题提出可行路径。
    一、关于“人从哪里来”的现实调查
    解决“谁来种田”问题首要的是“人从哪里来”,一般讲有“三个一批”,留下一批爱农业、懂农业的“老农”,培育一批善经营、会管理、从事适度规模经营的“新农”,引进一批回乡创业创新、有学历、有见识的“知农”。在调研过程中,我们发现伴随着整个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传统农村社会也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孕育着历史性转变,务农人员来源呈现多层次、多样化特征,实践中也出现了许多类型。一是组织培养型。这类新型职业农民一般兼任着村组干部,大多是组织重点培养的农村能人或者是回乡的大学生村官,他们懂经营、有能力,有经济头脑,善于沟通协调,年龄不大,带动能力比较强,在做好村组工作的同时,家庭里经营一定规模的土地。我们在调研走访中遇到的岔河镇村组干部就有几个这样的类型,其中一个村干部早年经营水产饲料,后来承包了土地,村组工作与自身经营两不误。二是子承父业型。有一些传统的老年农民,由于对农业有感情,也有一定的资本和经验,经营的土地面积也相对较大,配备了一些农机,具有相对较高的农业综合经营能力和水平,经济效益和生活水平较高,这样也能吸收下一辈有志于务农的年青人子承父业。岔河村一个农户,户主注册了一个家庭农场、一个农民合作社,配置烘干设备、插秧机、拖拉机、收割机,拥有2000多平方的配套场地,个人农场承包600亩,合作社带动周边几千亩地。去年这个农民合作社的年收入是60万左右,其中这户家庭占大头。户主儿子是80后,初中毕业,出去打过工,闯荡几年后回家帮父亲经营,目前已成为农场和合作社的骨干,在农业技术和经营方式上肯学习、肯钻研,有望子承父业、成为家庭经营的骨干。三是回乡创业型。还有一些务农人员,以前在外打工或做生意,积累一定资本后,看到发展现代农业有前途,就回乡务农。这类农民由于有经验、以前从事工作与农业相关,或有资本、能够在农机、场地、大棚等设施上加大投入,也付得起土地、水塘的承包费,一般都从事需要较大投入、但收益也较高的农业领域。我们走访的农户中就有积累原始资本后,回乡投资烘干设备、购买农机、组建合作社为周边提供农业生产服务的;也有回乡承包鱼塘的,还有承包水塘种植荷藕、种植茨实的。四是平台带动型。还有一种类型的职业农民在农村也比较常见,就是外地涉农公司或单位在当地设立生产基地,交由当地农民打理,这些农民一般能力较强、会经营、懂管理,相当于职业经理人,公司或单位与这些职业农民之间按绩效管理等方式签订合同。淮安一家农业公司在洪泽当地设立了蔬菜生产基地,聘请两位当地职业农民进行管理,公司与两位农民签订合同,主要生产资料由公司统一调配,产品销售也是统一安排,收益进行考核,两位职业农民除了保底工资外,还参加利润分成。
    二、关于“怎么留住人”的基层探索
    农业靠天吃饭、靠市场吃饭的现象比较普遍,有时候辛苦半年,种植的庄稼或设施蔬菜因为一个灾害性天气就减产减收;也有时收成很好,但市场价格一个波动,就把所有利润空间给压缩了。这样就很容易造成务农人员人心不稳,进而影响产业发展。可以说,有人来种田了,还要解决好留住人、特别是留住农业人才的问题。通过这次调研,我们感觉到解决好“怎么留住人”问题,是解决好“谁来种田”问题的必然要求,必须高度重视。首先,靠效益留人是根本。新型职业农民是通过市场机制、由农业效益留下来的,而不是简单地培训出来的。我们走访的情况,也再次证明了这点。不管是从事种植业的,还是养殖业的;也不管是从事土地规模经营,还是社会化服务。只要一谈到生产经营状况,首先讲的就是效益,算成本、算收益,因为这一条足以决定他们下一年度的农业投入,甚至决定他们的去留。调研过程中,不少经营户就表示,今年最让他们忧心的是粮食价格,相对来说,对资金、对技术的信心还要好一些,因为资金问题已经有了一些平台,技术问题也能找到专家,唯独市场价格问题摸不着头脑,最是烦心。其次,靠体系留人是关键。农业风险较高,自然灾害、病虫害和农产品价格波动,都可能让一部分职业农民血本无归,让一些人退出农业领域。要想稳定这支队伍,就必须建立一个职业农民培训辅导体系。这个体系主要有三个方面功能,一是在经营上指导农民分析问题、解决问题,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提高职业农民经营水平;二是在经济上帮助农民解决暂时的经济难关,让职业农民在遇到困难时能真正得到帮助;三是帮助解决好各方面纠纷和矛盾,维护职业农民的合法权益,让职业农民找到属于自己的大家庭。这一点,我们在调研过程中就能感受到,凡是县乡两级培训机构健全、公共服务平台较好的地方,培训、指导和服务就很得力,职业农民素质就相对较高,对从业前景也相对乐观。再次,靠机制留人是保障。从事农业生产经营,有了效益,也有了培训辅导体系,再有一个良好的机制环境,这些新型职业农民就能真正的留下来、稳定下来。调研中,许多农民和村组干部认为这方面政府做了很多工作,但在一些政策落实、环境构建方面还要进一步强化。从政府层面看,这个机制环境就是落实各项重点扶持新型主体的政策,比如农业用电、用地政策,涉农金融、保险政策;还要加强基础建设、平台建设,做好农户或经营主体做不好、做不了的公共服务。从社会层面看,就是要把农民从身份转换为职业,宣传职业农民发家致富的典型,推广务农种地的好做法,逐步转变人们的观念,让年轻人认识到新型职业农民不是传统农民,而是相当于农场主、农业经纪人,经济效益和社会地位长期看好。从个人层面看,就是要推动建立个人进入农业领域的成长机制,探索从什么领域切入、成长路径是什么、有没有互帮互助机制,搭建年轻人务农的平台。
    三、关于“如何培养人”的分析思考
    这次驻点调研虽然时间不长,样本量也不大,但在选择农户时考虑到不同类型、不同规模,具有一定代表性。同时,我们也深切感受到了新型农民成长过程中的喜怒哀乐,也感动于他们的自强不息、乐观豁达。在当前进入经济新常态、农业加快转方式调结构的背景下,对农业从业人员从自身条件到经营方式都提出许多新的要求。针对这些新形势、新要求,职业农民培育工作要进一步突出“五个相结合”:一是效益主导与政策引导相结合。市场是配置资源要素的决定性力量,培育新型职业农民也要尊重这个规律。哪个领域需要职业农民、需要多少职业农民、需要什么样的职业农民,这些问题都由市场来说了算,就像农业结构调整一样,哪儿需要往哪儿调,什么好卖就种什么。政府部门要做的就是做好顶层设计,以及提供支持服务、打造平台、完善机制,为新型职业农民的成长提供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二是个体培养与群体培育相结合。新型职业农民固然都是由一个个农民组成的,但这些个体在农业生产经营过程中是相互联合、相互影响的,如果在培育过程中只注重个体的培养,就可能割裂整体、形不成群体力量。必须在培育过程中,从产业链、价值链的角度出发,促进这些个体相互联合、开展合作,培育形成一个一个新型职业农民群体,比如农场主群体、经纪人群体、农机手群体等,进而帮助这些群体组建协会、合作社等组织,从而提升农民整体素质和竞争力,提升农业发展质量、经济效益和抗风险能力。三是技术培训与形势研判相结合。开展农民培训首先是技术培训,对种养大户、家庭农场主、合作社理事长等,开展经营管理、市场营销、成本核算等方面的培训;对服务型农民加强农技、农机、农资、畜牧、水产等方面的技术培训。与此同时,也要重视形势分析方面的培训,帮助农民分析农产品市场,帮助农民判断农产品供求关系,帮助农民研判产业发展走向和规律,尽量避免千辛万苦获得丰产、但市场一波动就丰产不丰收的情况。四是随堂上课与实习实践相结合。从调研情况看,农民群体中有两类人从事农业生产难度大,一类是有知识、但没实践,不知从何下手的人,如大学生村官、返乡创业人员等;一类是有实践、但理论需要提升层次的人,如年龄相对较大的规模种养户、经纪人等。开展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就要突出需求导向,根据不同类型农民的需要提供不同层次的培训。一方面,围绕农民在干什么、需要学什么、还缺什么来,明确教育培训目标,开展课堂教学、实践教学;另一方面,要探索建立新创业的职业农民进入较大型家庭农场、合作组织等经营主体,进行见习实践或研修的创业孵化体系和机制,帮助这些新的农民更好地掌握农业生产经营实际技能。五是平台建设与机制建设相结合。培育新型职业农民是一项基础性工作,需要从顶层设计、示范引领、制度构建、宣传引导等方面大力推进。当前,加快这些新型经营主体的成长,既需要农广校、农业院校这样的培训平台,也需要仓储、农机、烘干、加工、维修等公共服务平台,需要农民创新创业园这样的孵化器。有了这些硬件,还要配套新型农民的管理服务机制和扶持政策体系,促进农业支持政策向新型职业农民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倾斜,为这些农业“新人”的成长构建良好的环境条件和政策氛围。


责任编辑: 尹航关闭窗口

(本网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转载此文,请与本站联系)


相关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