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文荐阅77期
浏览人数:1638 2014-07-10

廉 文 荐 阅

(总第77期)

 

驻江苏省农业委员会纪检组                201471

 

 

 


 

   

 

1、领导身边要有“挑刺”者········································· 1

2、老农驱鸟与贪官的对话········································ 5

3、雍正的另一面···················································· 7

 

 

领导身边要有“挑刺”者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最近重读《习仲勋主政广东》(中共党史出版社20077月第1版),再次被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习仲勋深入群众调查研究、虚心听取不同意见的作风所感动。

19783月,被毛泽东称为从群众中走出来的群众英雄的习仲勋,在饱经患难16年后,重登政坛,主政广东。8月,在梅县、汕头、惠阳调研期间,习老曾在领导干部座谈会上强调,作为班长或领导者,也要注意多创造条件,让下级敢于发表自己的意见,也乐于发表自己的意见,没有什么顾虑。在领导身边,有几个喜欢提意见的人、爱挑刺的人,很有好处。这样可以保证我们少犯错误。

正是在习仲勋等人的努力争取下,广东才成为中国体制改革的试点。36年后,领改革开放风气之先的广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当年习老这段朴实无华的话语,意蕴深远,并未过时,仍然闪耀着熠熠的思想光辉,具有极强的现实指导意义,值得每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仔细品味、着实践行。

习仲勋重视挑刺者,并非一时心血来潮,而是一以贯之的,其自曝批评信的行为即可佐证。1978925日,广东惠州地区检察分院麦子灿给习仲勋写了一封措词尖锐的批评信,说他重视群众来信来访也是漂亮话,是句空话!因为你只讲,没检查督促你讲话中不是常说爱听刺耳话,说什么良药苦口利于病吗?现在给你提两个刺耳的意见,看你是否叶公好龙对此,习仲勋不但没有生气,还在省革委会上自曝来信,并说:这封信写得好,还可以写得重一点。下面干部敢讲话,这是一种好风气,应当受到支持和鼓励。不要怕听刺耳的话,写信的同志相信我不会打击报复他,这是对我们的信任。领导者就应当有如此胸襟和气度!

习仲勋之所以重视挑刺者,笔者以为,挑刺者往往有本事、爱动脑,不随声附和、不人云亦云;挑刺者往往讲原则、讲党性、坚持真理,不唯唯诺诺、不随波逐流,值得尊重;挑刺者以价值观为导向,不以利益为导向,与利欲熏心、唯利是图者截然不同,与之交往,可趋利避害,免落陷阱。

墨子在《亲士》中讲:君必有弗弗之臣,上必有詻詻之下,分议者延延,而支苟者詻詻,焉可以长生保国。意思是,国君一定要有直言进谏的臣子,主上一定要有敢于争辩的臣下。议事的人反复争辩,劝诫的人直言争辩,这样才可以保国长存。领导者重用挑刺者,则事业兴盛;趋避挑刺者,则招致祸患。这个道理,早有历史典故验证。

唐太宗善于纳谏,重用秉持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挑刺者魏征、房玄龄等人,以其雄才大略,开创了贞观盛世。唐朝的影响力延伸到世界各地,仅日本就曾派出19次遣唐使团。唐太宗以魏征为镜,留下了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的千古箴言。

治国初期,唐玄宗励精图治,选用贤能姚崇、宋、张说、张九龄等为相,善用挑刺者,改革吏治,发展经济,提倡文教,使得天下大治,史称开元之治;晚年,他骄奢怠惰,偏爱杨玉环,厌倦政务,拒纳谏言,远离忠言逆耳者,偏信李林甫、杨国忠、高力士,偏护安禄山等阿谀奉迎者,引发安史之乱,致使唐朝由盛而衰,酿成历史大悲剧。

无独有偶,齐桓公早年任用曾用箭射自己的仇人管仲为相,并拜为仲父,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成就霸业,成为春秋五霸之首。然而,晚年不听管仲临死前疏远小人的劝告,重病中被易牙、竖刁等奸佞小人假传王命,堵塞宫门,可怜称雄一世的霸主,竟然被活活饿死宫中。

诸葛亮《前出师表》中对汉朝兴衰的总结: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更是一语中的,直指要害,绝非虚言。

当下,虽然一些领导者常常把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挂在嘴上,但真正把它放在心上、诚心诚意落实在行动上的不多。实践中,他们往往喜欢处处唯唯诺诺、时时服服帖帖的来事者,视挑刺者为眼中钉、肉中刺,对持异见者唯恐避之不及,有的甚至打击报复,逼其另谋高就,更别提留在身边给自己找茬了。其结果,必然导致一团和气一言堂,最后酿成大错,害了国家,害了自己。

查处一个贪腐官员,常常牵出一些曾经的小秘书小兄弟圈内人、利益攸关者。他们对自己曾经的靠山无不惟命是从,不愿、也不敢说半个字。熙熙攘攘,皆为利往,只有灌蜜糖的,哪有提刺耳意见的?于是,臭味相投、狼狈为奸,一起违纪违法、一起贪赃发财,一个被抓、十个发抖。

从心理学角度讲,凡人都喜欢顺情说好话;与自己相左的意见、建议,无疑是对自尊心、自信心的挑战,特别是高居领导位置的人。从管理学的角度讲,给领导挑刺,违背了行政管理中的服从原则,挑战权威的挑刺者是很难当的;更为重要的,一些领导者党性不强,不是考虑怎么做对党的事业有利,对人民有利,而是过多考虑个人得失。所以,自恃高人一等,难以平等待人,不愿礼贤下士、尊重下属朋友意见,不愿吸纳群众智慧,而是脱离群众,趋避挑刺者、亲近逢迎者。说到底,是官僚主义作祟。

为了更好地转变作风、服务民众,不少地方和单位经常向下级和服务对象发放征求意见信,一些群众和基层干部往往以接触少、情况不明、无意见作答。这有可能是事实,更可能是考虑个人利益过多,不想讲真话。作为下属或班子成员,对领导或班长怎能不清楚、不了解?其实,多挑刺、敢提意见,才是对领导或班长的真正尊重与热爱;明知是错也不指出,对错误指令照行不误,甚至眼睁睁看着别人犯错误的人,是最阴险、最狡猾、最不可交的人。当然,向领导提意见是要讲求方式方法的。要选择恰当的时间和场合,敏感问题更应站在上司的立场,以商量的口吻,简明扼要地提出观点和解决问题的参考意见,让领导感觉到忠诚关爱,而不是对着干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习老的告诫应当铭记,官僚主义恶习必须克服。领导干部一定要亲近挑刺者、保护挑刺行为,这样做了,首先是自爱,其次是爱人。敢于让挑刺者成为身边人,使之形成用人导向,展示的是领导者的胸怀和胆识,得到的是人民的尊重与热爱。如此,党的事业必将顺利发展,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一定能够实现!

 

 

老农驱鸟与贪官的对话

(来源:杂文报)

 

老农阿牛种了三亩水稻,眼看丰收在望,成群结队的麻雀却惦记上了田里的谷子,老农只好天天到田边驱鸟。

张三官不大,却位居要害部门一把手,因贪虽未事发,但提心吊胆的日子并不好过,精神高度紧张。为逢凶化吉、消灾解难,得“仙人”指点,隔三差五到红云寺烧香拜佛。阿牛的水稻田是到寺庙的必经之地,一来二去,两人混得很熟。为驱鸟老农打了五个回合,其间两人的对话,耐人寻味。

第一回合,阿牛在田头大声吆喝,张三就不解地问:“老伯!你在干啥?喊着怪累的。”老农答:“咱一年的收成都指望这片稻谷,不吆喝着,谷子都给麻雀遭蹋了。”

第二回合,张三再经过田边时,阿牛的吆喝声没有了,只见田中央竖了几个草人,就问老农:“咋又竖草人了呢?”老农答:“麻雀精得很,吆喝听多就疲了,用草人吓唬它。”

第三回合。张三拜佛路过时,只见麻雀叼着稻穗歇在草人上进食,忽听一阵锣声,外加一挂鞭炮响,麻雀惊得四处飞散。就又问阿牛:“草人咋又不灵验了呢?”老农答:“草人是假人,玩虚的只能吓一阵子。”张三用调侃的语调说:“那你还得另想法子喽。”

第四回合。几日后,张三再去寺庙,阿牛人不见了,锣声听不到了,鞭炮声也没了,奇怪的是麻雀也一时不见踪影了。觉得纳闷?就四处打听老农的下落,好不容易在村头找到阿牛时,难得见他这么悠闲地抽着旱烟与人唠嗑。张三想解开谜底,阿牛神秘地说:“我用了狠招,杀几只麻雀,它总要想想自己的后路,真想偷吃也得留个神。”张三到田里一看,在四角显眼的地方竖着几根杆子,杆上挂着几只齐刷刷被砍了头的麻雀,鲜血淋淋,场面十分惨烈,“杀鸟给鸟看”的警示,还真有点威慑力。

第五回合。张三是红云寺的常客,路过田边看到阿牛正在拉网罩,就上前搭手帮了一把,便又问:“咋又拉上网了呢?”老农答:“挨千刀的麻雀,赶不怕,吓不怕,杀不到自个头上也不怕,只好张网以待,逮住它才管用。”隔一天,张三特意去看阿牛张网捉鸟的效果,想不到麻雀仍然在网的间隙中偷食稻谷。这回,不等张三发问,老农自个说:“啥招全用了,都不怎么灵。”

张三问“明知吆喝是空招,草人是假招,敲锣是虚招,杀鸟是骗招,张网是实在没招了,为啥还施这么多的招数呢?”

老农答:“麻雀总有胆小的,用一招就少来一批,每招都有些效果,不顾被逮住钻到网里吃的,还是少数。”

张三接着问,“对顽固的麻雀,还有更好的法子吗?”

老农无奈地回答:“缺少天敌哪!现在,天上的鹰都难得一见,麻雀没了天敌,才无法无天。”

与老农对完话,张三匆匆到寺里求了一签,却抽了一挂下下签。回家后一联想:领导谈话不当回事,以为像老农“吆喝驱鸟”;身边同事倒下不自醒,以为像老农“草人吓鸟”;群众告状爱理不理,以为像老农“敲锣惊鸟”;案例警示当故事听,以为像老农“杀鸟给鸟看”;组织调查还存侥幸心理,以为像老农“张网捉鸟”……张三想得一夜未眠,惊出一身冷汗。

第二天刚上班,张三就被纪委双规。“哎呀我的妈啊!这回真的是碰上‘天敌’了”。

雍正的另一面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老话说,当家三年狗都嫌,皇帝也不例外。

如果让史学家评选中国历史上最成功的改革家,雍正当然名列前茅。然而,当初他手下的好多干部,却犯过嘀咕。

对于新君的治吏新政和一系列非常举措,有些人很不适应,嘴上不敢说,内心有看法,觉得他刻薄寡恩,严苛得不近人情、不留余地:贪则坐牢砍头,懒则撤职辞退;今晚偷偷搓麻弄点小钱,明早就会受到警告;歌颂皇上讨个好也被骂得狗血喷头,还得去刑场观摩贪官受死。弄得整天战战兢兢的,当官还有啥意思呀!

他们看不到雍正的一面,那是许多宽厚无为的帝王所没有的,正体现了一个大政治家的特质。

雍正十年,河南学政俞鸿图主持乡试期间,违反规定把21岁的小妾带了过来。小姑娘对付老头子易如反掌,很快套取了试卷内容,然后让仆人出去找买主。一万多两银子轻松落袋,小妾得意极了,哪里想到这笔买卖是多么划不来。

一看平时根本不学习的富二代居然榜上有名,舆情汹涌,社会一片哗然,眼看要闹出群体性事件。雍正要求从重从快处理,给社会一个交代。刑部建议判处俞鸿图腰斩,雍正毫不犹豫地划了圈。

清代连上刑场也需要贿赂。因为是在办公室里直接被捕的,俞鸿图身上一文不名。刽子手拿不到好处,下刀一再失误,给犯人一个慢死。俞鸿图用手指蘸着自己的血,在地上连写了7字。

没等主事官员报告完执行情况,雍正连连摆手:别说了、别说了!随即指示:以后轻易不用这种刑罚。于是,俞鸿图成了最后一名被腰斩的死刑犯。

科举是保证中国封建制度得以延续不变的压舱石,雍正对俞鸿图毫不手软,可谓执法无情。但腰斩是我国古代最野蛮、最不人道的一种刑罚,敢于废弃始自春秋的老传统,显示出不忍之心,不能说他一味嗜杀吧。

许多德才兼具敢担当的干部,更能感受到雍正浓浓的人情味。比如在他们的报告上,他竟会这样批示:你最近身体好吗?好久不见,很是想念!等你完成任务回来,咱俩好好聚聚。

他关心干部的方式有时出人意料,诚意多于权术。一天,某巡抚接到雍正亲笔信,让他即刻回京商量大事。刚要动身,又一匹快马送来雍正的第二封信,说我找人给你算了一卦,你近日不宜远行,还是下个月再来吧。

爱屋及乌,雍正对干部家属也很关心。湖广总督杨宗仁重病卧床,雍正派御医赶赴武昌诊治,并问他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杨总督说,我儿子在陕西榆林当道台,要是他能请假过来服侍我,那就太好了。雍正说,请假耽误他前程,不请假耽误你养病,不如调他到武昌当按察使,公私两便岂不更好?

正五年,陈时夏升任江苏巡抚。八十多岁的老娘一个人在云南老家生活,孝子陈时夏很不放心。雍正急令云南巡抚鄂尔泰:赶紧组织最好的轿子、轿夫,把陈老太太抬到苏州。什么时候出发、什么时候休息、什么时候吃饭,都听老人家的。安全第一,不赶时间。

同样是关心干部家属,有时候雍正又会由柔变刚,前后判若两人。孙国玺新任台湾道台,由于这个岗位不允许带家属,他只得把老母亲留在海峡对岸。雍正严厉批评吏部工作不细,又发一文,调孙国玺到福州工作。

过了几年,老妈要过八十大寿了。孙国玺觉得跟皇上关系不错,便请求恩赐匾额,给予诰封。雍正拍了桌子:你还有脸开口?你这几年干了些什么,以为我不知道?老太太就要被你这混球连累了,你还装孝顺,等着查吧!

有趣的是,雍正有时在工作中突然冒出的几分孩子气,让人忍俊不禁,也让人深思。

新君上任,正需要立威。翰林院的孙嘉淦哪壶不开提哪壶,批评雍正跟兄弟搞不好团结。在争取接班地位过程中,兄弟之间免不了恩恩怨怨,康熙晚年疾病缠身,60多岁就走了,就是被这事气的。这个家丑不但涉及前后两代皇帝,还关乎体制问题,成熟一点的干部都会绕着走。

果然,雍正脸都气白了,逼问翰林院:一个七品毛孩子这样狂妄,真是找死啊,你们打算怎么办?你们不处理我处理!

正在紧急关头,太子的家庭教师、吏部尚书朱轼咳嗽了一声,试探着说:这小子确实狂妄,一定要严肃处理。不过说实话,我很佩服他的胆量,有点魏征的意思呢!

雍正毕竟是雍正,愣了一下,红着脸赶紧给自己找台阶:嘿嘿,我跟朱老师一样,我也佩服小孙的胆量。接着,把孙嘉淦越级提拔到司局级。

这件事还刺激雍正开动脑筋,创设了秘密立储的皇位继承制度,从根本上解决了兄弟团结问题,意义深远。自从皇帝把接班人名单塞到正大光明匾牌后,皇子们只管正大光明工作就是了。爱新觉罗家的统治能再延续近200年,与这项充满智慧的制度有关。

有多大抱负就有多大度量,有多大度量就有多大成就。雍正的博大胸怀和用人导向,是雍正新政的重要特点,不但吸引了天下英雄为知己者死,并且影响到他身后,为辉煌的乾隆前期储备了大量可信赖的干部。

除了这些花絮摊丁入亩之类涉及民生的重大改革,毫无疑问是德政、仁政。清代原有的人头税制度十分荒唐,不管老百姓家里有没有土地,一律按人头交税,乞丐与富豪平等,穷人生不如死。实行摊丁入亩之后,土地多的多交,土地少的少交,没土地的不交,不知给多少穷人卸下了沉重的枷锁,铲除了多少官员的摇钱树。对地主老财和贪官来说,这当然算严苛

事实上,双管齐下是雍正治吏的基本特点。一方面,对腐败的贪官、混日子的懒官、只会拍马屁的巧官出手很重,始终保持高压,尽管人治色彩浓厚,但是对一个封建帝王岂能求全责备。另一方面,对待忠臣、清官、能人,雍正无不春风满面,呵护有加。这才是一个完整的雍正、一枚双面的硬币。

雍正的严厉和温情是有原则、有主题的:他要打造一支铁的队伍,服务于改造中国的大局。他自己说得明白:就是为了让大家真心实意为国家做事。

雍正是成功的。仅用康、乾执政的十分之一时间,他和他的团队创造了许多奇迹,把中国古代文明推向了极致:雍正一朝,无官不清;国民生产总值接近全球的三分之一;康乾盛世的框架结构基本完工!

那真是史上少见的革故鼎新、改天换地的时代,也是一个风云际会、大浪淘沙的时代,每个人都面临抉择。——我现在突发奇想:如果能穿越回300年前,我是雍正手下的一名干部,我会如何抉择呢?

理想决定立场,立场决定思想。如果我站在苍生社稷、修齐治平的大格局上看雍正,自会紧跟时代步伐,不待扬鞭自奋蹄;如果我满脑子升官发财当老爷的封建糟粕,一定感到度日如年,抱怨官不聊生舒适度没了。内心一有抵触,自然想方设法逃避、抵制、糊弄、贪腐,巴不得一切赶紧过去。

思想决定行为,格局决定结局。如果我选择前者,最终必然炼成亮闪闪的真金,人生的价值便厚重起来。如果我选择了后者,我就是一粒无足轻重的沙子,被时代的洪流冲得不知所终。

没有第三种结果。

 

 


来源:纪检组


责任编辑: 纪检组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本网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转载此文,请与本站联系)


相关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