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文荐阅84期
浏览人数:1331 2015-02-01

 

廉 文 荐 阅

(总第84期)

 

驻江苏省农业委员会纪检组        201521

 

 

      

 

维护团结不许拉帮结派………………………………………1

从全国劳模到阶下之囚…………………………………………4

曝光警示……………………………………………………9

铁窗内的忏悔……………………………………………………⒒

 

【清风论坛】

维护团结不许拉帮结派

来源:人民日报

   党员只有一个上级,那就是组织,干部只有一个靠山,那就是人民。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搞了就是违反政治纪律

  随着反腐败斗争深入,“塌方式腐败”成为社会关注的问题。“挖出一个,牵出一串”的案情令人触目惊心,“一个人倒下去,一群人睡不着”的现象更令很多人反思。腐败窝案,折射出一些人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的深层症结。正因如此,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的铿锵宣示——“必须维护党的团结,坚持五湖四海,团结一切忠实于党的同志”,更显振聋发聩。

  邓小平同志说过:“我们这个党,严格地说来没有形成过这一派或那一派。”世界上极少有哪个党,像我们党这样坚持不懈地反对党内搞小圈子,这是党保持凝聚力和战斗力的重要原因。十八大以来,中央多次强调,党内决不允许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搞了就是违反政治纪律,正是因为这种行为会逐渐蚕食党的健康肌体。一旦圈子盛行,就会出现“出大力的不如抱大腿的”的怪象,干部想问题、干事情的立场必将出现偏差,导致空谈淘汰实干、关系淘汰能力等逆淘汰现象,甚至一些好干部也难免被污染。结果,必然是组织涣散、人心离散。

  当团结变成“结团”,一些干部就成了整天忙着寻找“乡缘”“学缘”“业缘”的“团员”。或是官官相护,热衷拉关系、架天线、搞勾兑;或是私相授受,把分管领域当成私人领地,把下属当成家臣;或是以同乡会、同学会为名义,暗中相互提携、互通款曲……派系意识流风所及,一些干部只知有门户、不知有组织,只知有私利、不知有公义。干部选拔,不问能力水平,只看“是不是自己人”;决策论证,不凭实情民意,只看上边喜好。以利益输送为纽带,以人身依附为特征,将正常交往庸俗化、圈子化、派系化,对政治生态的危害之大,对政治规矩的破坏之深,对同志关系的异化之大,莫此为甚。

  诚然,领导干部不是生活在真空中,也需要正常的人际交往。但越是身处复杂的社会环境,面临种种考验和诱惑,越需要多一些自省,守住党的规矩的底线。俗话说得好,针眼大的窟窿,能透过斗大的风。人际交往和生活情趣皆非小事。有时候,看起来是在讲感情,实际上却在徇私情,看起来是在交流体会,小处太“随便”,往往就是身陷“小圈子”,甚至坠入腐败深渊的开始。

  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曾在家书中如此教育儿子,“做人就是把自己作为一个点编织到上下左右的网中,成为这个网的一部分。”甚至要求儿子“要多学习封建的那一套,比如拜个把兄弟什么的,这都不过分”。结果还没等儿子“实践”,自己已经东窗事发。大量教训警示我们,党的干部只有一个组织,不是任何人的家臣,也不是哪一派的门客。攀龙附凤、拉拉扯扯的后果,最终逃不脱拔出萝卜带出泥、树倒猢狲散的命运。当前,从严治党、反腐倡廉不断走向深入,圈子文化滋生的环境正在逐步改变。依附心理带来的是包袱,捷径思维通向的是邪路,严守纪律、常讲规矩,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坦坦荡荡为官,才是为人从政的康庄大道。

唐朝晚期,面对“牛李党争”的乱局,唐文宗发出“去河北贼易,去朝廷朋党难”的无奈慨叹,留下了“朋党兴,政事乱”的历史警思。今天,朝着全面深化改革的远大目标,越是在激流漩涡中劈波斩浪,在风险挑战中迎难而上,就越是需要一支团结一致、奋发有为的党员、干部队伍。党员只有一个上级,那就是组织,干部只有一个靠山,那就是人民。守定这条规矩,抱定这个信念,我们才能积聚起磅礴之力,去实现民族复兴的梦想。

                  

 

 

 

惩腐透视

从全国劳模到阶下之囚

来源:清风扬帆网

 

20123月,原任溧阳市溧城镇爱国卫生办公室主任的唐国保不复往日“全国劳动模范”的风采,因涉嫌受贿犯罪被溧阳市纪委移送司法机关。

    唐国保在调任溧城镇爱国卫生办公室主任前,在唐家村担任村(社区)党支部书记达16年之久。从1994年起,他带领村委班子遵循市场经济规律,走集体资产经营之路,村级经济不断壮大发展,唐家村也因此被称为溧阳第一村。唐家村多次获得溧阳市五好党支部、先进基层党组织、十强村,常州市综合经济十强村、常州市五好示范村,省文明村、省级卫生村等一系列荣誉。唐国保个人当选为溧阳市第九、十次党代会代表,十三届、十四届常州市人代会代表,2001年获江苏省劳动模范称号,20054月,

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称号。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全国模范的基层致富带头人,却因为违纪违法落了个身陷囵圄的结局,个中原因发人深思。

  致富不能亏了自己
  2001年起,经历城市规划、土地征用、企业改制等一系列重大调整,唐家村作为城中村的商业价值愈加明显,随之带来的是唐家村村级经济的迅猛发展,唐国保在欣喜的同时,内心也增添了几许失落。自己作为致富带头人,为集体、为村民带来了利益,虽然得到了上级的认可,也换来了群众的赞誉,可所有这些却都是抽象的、非物质的。看到他人得到那么多的实惠,可是自己却没得到什么好处,心理很不是滋味,觉得吃了亏。
  2002年春节前夕的一天,溧阳市某化工企业的负责人唐某来到唐国保办公室。该化工厂原为村属企业,改制给唐某后也一直在唐家村集体土地上经营。面对着唐某某送上的1万元现金,唐国保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唐某某的话语在脑海里的一侧浮现:“唐书记,你为我们厂真是费了心了,过春节了,这是一点点心意。”而脑海的另一侧是自己多年来意识中形成的对党纪国法的敬畏。
  在迷惘和焦虑之中,在所谓“心意”的诱惑下,在所谓“一点点”的掩饰下,唐国保迈出了其腐败轨迹的第一步。唐国保在案发后的忏悔时说道:自己对于第一笔贿赂,感觉到是个烫手山芋,但自己的贪欲最终战胜了理智。
  对于唐某某的投之以桃,唐国保是报之以李,在唐某某的企业经营、征地拆迁、企业搬迁等一系列过程中,唐国保均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给予大力支持。2003年唐某送上了1万元“心意”费, 2004年又送了1000美金,2005年至2009年期间,每年又送上1万元现金,唐国保均欣然接受。
  
节日成为腐败窗口
  贪欲如同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从此滋生肆虐。2007年年底,溧阳市某公司负责人汤某来到唐国保家中,“唐书记,今年我们公司租到了工业园区土地建厂和办公楼,要是没有你帮忙,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你费心了。”面对汤某送上的3万元现金,唐国保没有拒绝。2009年春节前夕,汤某以同样的目的送给唐国保2万元现金。
  唐国保不仅在企业搬迁、经营过程中接受贿赂,也不忘在建设工程、集体资产租赁过程中收受好处。2007年,唐家村建设菜场工程,在老支书唐国保的支持下,某建安公司如愿承揽了该工程,面对该公司汤某送上的1万元购物卡,唐国保欣然笑纳。2006年年底至2010年期间,唐家社区村民唐某为感谢唐国保多年来对自己在社区门面房租赁和承接社区绿化工程过程中的关照和帮助,分3次送给唐国保人民币3万元。
  节日里,亲朋好友礼尚往来是沟通感情的一种方式,所以过节的时候人们往往放松警惕,很多行贿人也拿准了节日里对方不好意思拒绝的心态来达到行贿的目的。受贿人也并非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只是逢年过节、礼尚往来的幌子为受贿人矛盾的心里带来了几许安慰和侥幸。在这里,人情其实是一块投石问路的敲门砖,也是一支自我安慰的麻醉枪。纵观唐国保的受贿情形,在法院认定的18笔犯罪事实中,春节期间受贿的有15笔。
  唐国保在案发后的忏悔中说道:一些企业负责人、个体户大都以春节拜年的名义给我送钱送卡,讲起来都是过年了给你拜个年,这样一来好像彼此情感上都能够好接受一点。开始以为这是三朋四友之间的礼尚往来,属人之常情,无可非议而欣然笑纳。殊不知,看起来当时没求你办什么事,然而你一旦入其彀中,思想防线由此松动,日后的权钱交易便成了顺其自然。其实他们不是在感谢我个人,而是在感谢我手中的权力,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是唐家村的党支部书记,不能给他们带来利益的话,他们是不可能送钱送卡给我的。
  
损公肥私终落法网
  作为群众集体致富的带头人,唐国保给很多人的印象是:说一不二,相当有话语权,有魄力,很强势。唐家村能得到如此迅速发展,可以说与唐国保的工作处事风格不无关联。但也正是这样的风格导致唐家村一些集体重大事项的决策过程中缺乏有效的民主监督,为腐败的滋生创造了土壤。
  2006年,唐家社区位于市区中心的社区大楼面临重新整体招租,由于该大楼位于全市黄金地段,可以说是商机无限,竞争相当激烈。某在港上市的商业集团公司慕名而来,在与其他竞争者的比较之下,唐国保认为从村级集体经济的长远发展考虑,该集团公司更具竞争力和诱惑力。在这种意向的驱使下,该集团公司如愿以偿获得了唐家社区大楼的租赁经营权,成立了集团公司下属溧阳分公司,双方签订协议约定租赁期限15年,租金一次性支付。当年12月,该公司根据约定一次性支付给唐家社区租金3450万元。
  众所周知,资金是企业发展的命脉,不久之后,该集团溧阳分公司负责人钱某找到唐国保提出调整租金支付方式的意向。20079月,在唐国保的提议下,唐家社区与该溧阳分公司签订调整租金支付的补充协议,约定前5年租金1150万元一次性支付,以后每年一付。企业攫取了最大的利益,唐国保也有所收获:2007年春节至2010年春节期间,钱某分4次送给唐国保人民币2万元,购物卡7000元。然而如此草率的租金调整方式给唐家社区的经济收益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引发了社区群众以及部分社区干部的强烈不满。
  2011年上半年,该村部分群众向纪检监察部门举报唐国保等人擅自退还某公司10年房租2000多万元等问题。20117月,溧阳市纪委启动案件初核程序,由此拉开了唐家社区干部违纪违法案件的调查序幕。
  2012125日,溧阳市人民法院对唐国保作出庄严宣判: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2;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2;决定对其执行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9万余元。面对法律的判决,唐国保悔恨不已:“金钱物质的诱惑,心存侥幸的迷惘,使我的心灵产生了扭曲,从一名全国劳模沦为阶下之囚,如此巨大的反差,让我无法面对昔日的领导和同事,无法面对自己的亲人。”

                                                 

           

曝光警示

 

201515日至25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了 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查处308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案件,其中江苏15起。

 

   1. 南京市鼓楼区住建局科长金国富、工会副主席蔡伟功、主任科员胡鉴,多次收受业务单位赠送的现金及购物卡等节礼,价值分别为2.8万元、1.4万元和1万元,金国富受到开除党籍和行政撤职处分,蔡伟功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并被免职,胡鉴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责令三人退缴违纪所得。

  2. 南京市栖霞区尧化街道劳动和社会保障所所长甘仁武,以“食品”和“劳保用品”等为名,公款购买购物卡9.38万元赠送相关业务单位人员,受到党内警告处分,责令退缴违纪款项。

  3. 淮安市淮阴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爱民,淮阴区维稳办副主任陈中涛,淮安市公安局技术侦查支队副支队长李寿荣等人,违规公款大吃大喝,分别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4. 金湖县戴楼镇人大副主席傅士全大操大办父母寿宴,收受镇机关和村干部等50多人礼金合计1.12万元,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5. 金湖县农业委员会副主任杨春,违规占用下属单位执法执勤车辆供其个人使用一年时间,并在下属单位报销该车汽油费7221.9元,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6. 镇江市丹徒区上党镇集镇办主任凌柳荣,违规公款购买香烟,作为年终福利发给单位职工,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7. 镇江市新区大路镇镇党委书记韩世祥、镇党委副书记王政,巧立名目,违规给单位23名副科以上干部发放奖金共计约50万元。韩世祥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被免职;王政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8. 扬中市工业(集团)总公司原党组书记、总经理秦安年,违规用公款购买购物卡和香烟,作为年终福利发给单位职工,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9. 南通市崇川区卫生局副局长、疾控中心主任李林,违规公款购买购物卡,以发放防寒用品和春节慰问名义发放给单位职工,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并退缴违纪款9.4万元。
   
10. 南通市通州区发改委驻区政务服务中心窗口首席代表张启均,违规收受礼金和购物卡等共计4200元,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并退缴违纪所得。
   
11. 启东市气象局局长朱震宇,节日期间违规给单位职工发放奖金和购物卡合计42.89万元,并收受工程承包人财物6500元,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处分。

12. 常州市钟楼区房管局局长王一迅,违规超标准购置公务用车并多次公车私用,花费78965元组织变相公款旅游,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和免职处理,参加变相公款旅游人员退缴全部费用,所购超标车辆予以拍卖。

13. 泰州市卫生局副局长兼疾控中心主任杨建国,违规设立“小金库”和使用“小金库”款项19万余元,用于购买烟酒和吃喝等,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14. 徐州市云龙区安监局局长王成立,公车私用,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并责令退缴违纪款。

15. 张家港市农业机械安全监理所所长赵贵清、锦丰镇农业服务中心农机管理站副站长施建明,违规收受购物卡12000元和9000元,分别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并没收全部违纪款。

              

 

            铁窗内的忏悔               

——落马贪官如何走上贪腐不归路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网

记者近日在江苏、安徽、海南、湖北等地监狱,采访了十多名近两年落马的贪腐官员,剖析他们的贪腐路径,倾听他们痛心疾首的忏悔。

 

        贪腐大都从“人情往来”开始
  从昔日无比风光到如今囚于监舍,尽管贪腐官员罪行不同,但分析他们的贪腐路径却有着很多相似之处,其中以吃请送礼的“人情往来”为“马甲”收受钱财,几乎是他们走向贪腐的第一步。
  在南京监狱,记者见到了不久前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两个月的赵某某,他的头发已被剃光,身穿蓝色条纹监服,刚从缝纫机线上劳动下来。
  案发前,赵某某在南京市某开发区负责渣土车运输管理,平日里和车队老板打交道多。逢年过节或家里有事,老板们都会奉上红包礼品。因为钱数不多,赵某某自认很正常。“每次也就几千块,跟那些动不动就百万、千万的贪官比,总觉得我这算不上事。”
  2006年~2013年,赵某某几乎每年节假日都收受钱财礼金,总计24万余元。“以前在职时,我一年各种收入加在一起也有20万元,实在太得不偿失了。”赵某某悔恨道,“如果以前像现在这样严格要求过节过年的人情往来,我可能就不会犯这事了。”
  和赵某某一样,不少受贿官员没有把“小恩小贿”当回事。安徽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因受贿2000余万元被判无期徒刑。在一份近万字的忏悔录中,他这样描述其任县长、县委书记期间的“送礼风”:“每逢春节和中秋节只要在办公室,基层干部们就会以汇报工作的名义到我办公室送钱,节前送不掉节后送,在办公室送不掉就送家里,一次送不掉就多次送、反复送,直至送掉为止。”
  毋保良说,送礼者是看中他手中的权力进行“感情投资”,而他则错误认为这是密切同事关系、搞好工作、提升威信的必然途径,而且节日收礼也可以打着人情往来的幌子。“有时发现某些干部节日期间没给自己送礼,思想上还会有想法,是不是这个干部对自己有意见,是不是在哪方面得罪了他,直到这个干部补上礼金后自己才放心。”
  采访中,一些落马官员表示,近年来,办事要找人,找人要送礼,有了熟人好办事……这些风气和思想就像病毒一样传染着每个人,让人与人之间原本纯朴的同志关系出现了异化。遇到难事,小事请客吃饭,大事送钱送物,事就顺利办成了。这样,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慢慢从小节就变成了贪腐的大事。

         亲朋好友情人老板齐上阵

  不少入狱贪官谈道,以“人情往来”遮掩行贿受贿只是初级手段,寻找腐败利益的“代言人”,是不少人隐蔽贪腐的又一路径。
  今年48岁的海南儋州市委常委、秘书长权晓辉曾是当地一名年轻有为的干部,他的贪腐手段也更加令人惊叹。在2002年~2013年间,他多次以“借款”名义索贿,收受贿赂超1300余万元。他坦白,以他人名义圈地经营谋利是他的贪腐幌子。自2000年开始,他先后以三家公司名义承包了儋州、三亚等地的近2000亩土地,而每亩土地的年租金只有35元~60元,最高一处为500元,且租期都在30年以上。权晓辉表示,为了逃避监督,这三家公司他都是以其亲属名义注册。
  不少落马贪官表示,他们寻找的利益代理人既有亲朋好友、也有情人和老板,不管是谁,都希望能达到掩人耳目逃避组织调查的目的。毋保良说,在收受大量钱财后他害怕出事,就想了一个自认是万全之策的办法,动员自己的弟弟开酱菜厂,把赃款投进去。“我弟弟开过多年大酒店,有些积累,以他名义办厂顺其自然,不会引起外界和组织上怀疑,同时还可以漂白赃款、规避组织调查。一旦组织调查,可以说是弟弟的资产。”
  因受贿2900余万元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安徽省太和县原县委书记刘某某坦言,“收钱的人不办事,办事的人不收钱”是一些腐败官员收受贿赂的“规矩”。他任太和县委书记时也依此行事,自己从未亲自收过钱,也没有和开发商有直接经济往来,但其情人却暗中接受开发商请托大肆敛财,利用他的权力为开发商在批地拆迁方面牟取利益,太和县一度出现“没有刘某某点头,谁也进不了太和的房地产市场”的垄断局面。

          腐败期权化突出
  “不收正在服务对象的大额资金,若干年后再接受回报。”这是安徽宿州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王宗元给自己定的“原则”。他告诉记者,他收受的所有大额钱款都来自于若干年前其帮过忙的企业,“当时认为这样做手段隐蔽不易被发现”。
  像王宗元这样在任时大搞权力寻租却不急于捞取好处,反而寄希望于权力寻租“零存整取”实现腐败期权化的官员不在少数。湖北随州市政协原主席樊建国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据了解,他的受贿犯罪行为主要是利用职务便利给部分铁矿、装修、汽车销售、纺织、农业公司充当“保护伞”,为企业违规办理行业证件,操纵招标、人事调动、企业改制重组等。
  樊建国说,自己受贿中最大一笔超过400万元,是来自与其有20多年交情的企业老板。“我给他帮了很多忙,他要感谢我时,我跟他说现在不缺钱,等我退休后再给我花点、玩点。”
  一些落马贪官表示,腐败期权化是应对反腐力度加大的新对策,这种做法形式隐蔽、时间较长、发现查处难。安徽宿州市原体制改革委员会主任巩志强早在2008年就因年龄原因离开了领导岗位,可是快退休的他却因十年前放长线钓大鱼式的“期权”腐败而锒铛入狱。原来,早年担任体改委主任的他,在1995年~1997年参与国有企业宿州市自来水公司改制时,利用职权帮助企业负责人违规制定和审批了化国有控股为私人控股的改制方案,致使国有资产损失400余万元。
  巩志强说,2008年离开领导岗位后,他便开始积极寻求“期权”变现。2009年,他找到当年帮助改制成功的企业负责人,要求购买其子公司下的一套商品房,后者将原销售价为238万元的别墅以158万元的价格出售给了他,使其变相违法所得数十万元。
  樊建国等人表示,与“一事一收贿”的腐败方式不同,在反腐力度加大的情况下,不少腐败官员“反侦察”意识加强。这些期权变现有的是在官员退休后,以经商的名义“洗钱”,通过办企业将在职时约定的贿赂“洗白”,使之看起来合法化;有的则是在职时进行“权力投资”,等到退休或离职后,就来到自己曾为之谋利的企业,坐上之前约定好的交椅,拿取原来预约的“报酬”;还有的是利用剩余的权力资源,动用自己熟悉的关系网,为企业谋取利益,自己则放心笑纳在职时不敢拿的贿赂。


来源:纪检组


责任编辑: 纪检组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本网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转载此文,请与本站联系)


相关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