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透视:从英雄到“阶下囚”仅一步之遥
浏览人数:1446 2015-09-15

从英雄到“阶下囚”仅一步之遥

——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原局长李俊夫违纪违法案剖析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编者按:国土资源是重要的生产要素,又是不可再生的稀缺资源,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国土资源的供需矛盾日益突出。在巨额利益驱动和诱惑下,国土资源领域腐败问题易发多发,如果不推进改革,加强监管,“一栋楼盖起,一批干部倒下”的问题还会发生。本期我们选取广东省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原局长李俊夫、湖北省通山县国土局原局长杨瑞华违纪违法案,深入剖析,以警示广大党员干部。

“你知道吗?当年‘5·12’大地震后,我带领广州援建工作小组赶到汶川灾区,夜以继日,战天斗地,3年重建任务两年完成,当地老百姓都叫我‘英雄’!”

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原局长李俊夫一谈起往事就口若悬河,两眼放光,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激情飞扬的年代。

然而,他很快发现,面前的听众只有两位表情严肃的办案人员,四周不再是麦克风簇拥而是四面白墙,他顿时神情黯然,喃喃地说:“都过去了……”

从英雄到“阶下囚”有几步?李俊夫的案例告诉我们,二者之间不过一步之遥。一旦无视纪律和规矩,把党纪国法当成摆设,就打开了从英雄到“阶下囚”的堕落通道,到时候,失去荣誉、失去家庭、失去自由,悔之晚矣。

1 缘起:得意之时梦碎之日,从政界精英到“阶下囚”

被誉为“学者型官员”的李俊夫,44岁便担任广州市正局级实职干部,他带领着广州对口援建汶川前线工作组在援建期间立下大功﹔他一人身兼市国土房管局、市住房保障办、市“三旧”(旧城镇、旧厂房、旧村庄改造)办、市土地开发中心四个部门一把手,意气风发……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学识渊博、思路清晰的光鲜人物,在短短的四年时间,竟变成了一个插手“民生工程”、聚敛数千万财富的“蛀虫”!

经查,李俊夫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亲属、特定关系人收受他人所送款物折合人民币共2000多万元,严重违纪违法。20141118,李俊夫被移送司法机关,后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随着李俊夫的落马,一起包括广州市国土房管局测绘管理处处长曾某、市住房保障办工程前期处处长徐某、工程管理处处长马某等人的腐败窝案被揭开了盖子。全案涉案人员51人,其中,包括广州市国土房管系统干部16人,涉案总金额达1.3亿多元。

2 案件特点:弦松之时合污之始,从援建英雄到官场蛀虫

李俊夫面对可以“绝对”掌控的权力,理想信念发生动摇,拜金思想膨胀,将手中权力异化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影响恶劣。该案主要有以下特点:

工程建设狂寻租,全面揽权一言堂。李俊夫身居要职,掌管实权部门,在援建汶川的两年期间,他手握28亿元财政资金,逐步熟悉了工程建设项目的一整套程序。回到广州后,他就盯上了保障房工程建设这块“肥肉”,开始疯狂敛财。为贪腐方便,李俊夫精心策划“三步棋”:第一步先全面揽权,将市住保办、市“三旧”办、市土地开发中心等几个职务“一肩挑”,集中权力﹔第二步扶植亲信,形成“小圈子”﹔第三步排除异己,将不放心的工程承包商剔除出承接保障房建设的企业名单,引入“信得过”的工程承包商,“瓜分”了龙归保障房、萝岗保障房、南方钢厂保障房等重点项目。利益上的互利互惠,促成了工作上的心照不宣,经过李俊夫授意,管招标的、管设计的、管工程建设的几个关键部门领导全部投身于为工程承包商提供“贴心服务”,李俊夫彻彻底底地把“公家”变成“私家”。贪欲就像一个连环套,一旦放纵便难以自拔。从吃饭、唱歌、旅游到父亲过寿、亲属出国,李俊夫所有花费都有人抢着买单,连为老母亲修缮坟墓,也有房地产老板主动到其老家出钱出力。

一人当官、全家腐败。李俊夫主政一方,其亲属包揽工程、批发项目,套取巨额利益跟着一起大发横财。李俊夫自己成了“权钱交易所所长”,担纲腐败共同体的“轴心”。李俊夫本人是北京大学博士后,其妻王某是武汉大学的法学博士,其手下最“铁杆”的两个处长徐某、曾某也是博士。李俊夫的妻子王某是一位知名律师,本来可以通过合法经营、诚实劳动取得稳定、可观的收入,完全可以满足家庭的正常需要,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但随着李俊夫身居高位、纵情声色,王某渐渐没有了安全感,决定为自己找点“后路”,多弄点钱。李俊夫出于对妻子的愧疚和补偿心理,就默许了这种做法。李俊夫本人很少直接收受财物,都是通过其妻王某等人来受贿的。遇到可以“操作”的工程项目,李俊夫就通过社交场合,让其亲属放出风去,想做工程的老板就像“苍蝇逐臭”般聚拢过来,跟王某等人谈好中介费用后,再将意向公司的资料拿给李俊夫交给各级下属打招呼,“量体裁衣”定下招标条件。王某信佛,有一个“佛友圈”,很多别有用心的老板听闻后也纷纷“跳入”了这个“佛友圈”来拉关系,用数百万的沉香、和田玉等“雅贿”来实现拉拢王某的目的。

生活腐化催堕落,贪恋美色终自毁。李俊夫在自我剖析中讲道,他之所以犯如此大的错误,就是被“情”所害:因为与家乡老板的“乡情”,将他们引入了市住保办的工程建设﹔因为与初恋女友的“旧情”,指示工程承包商送出了50万元﹔因与美女黄某的“爱情”,指示工程承包商送其150万元﹔因为与妻子的“亲情”,对她收受贿赂的行为听之任之。各种“情”互相交织,到最后幡然醒悟时却发现已经没有了退路。

3 发案原因:观念之变罪恶之源,从信念迷失到自甘堕落

作为年轻的领导干部,李俊夫曾经画出了一道漂亮的仕途轨迹。然而,这道轨迹却并未延续,反而急转直下,结局令人痛惜。

居功自傲、信仰迷失是李俊夫一步步自毁前程的内在根源。李俊夫被誉为“学者型官员”,在汶川立下大功,回到广州后在各级会议和众多媒体前经常侃侃而谈、频频亮相。从圆满完成汶川灾后重建任务到登上市国土房管局局长位置并身兼数职,李俊夫开始独断专行、我行我素,甚至目无法纪,想提拔谁就提拔谁,想让谁干这个工程就让谁干。李俊夫在自我剖析材料中写道,“一到位,(我)就快刀斩乱麻,对工作中有不同意见,不能按自己要求完成任务的干部随意调整岗位”,“对那些属于‘自己人’的干部,则采取坚决手段调整到关键岗位。”

迷信“潜规则”导致价值观扭曲,是李俊夫走向以权谋私的重要原因。权力这杯酒,不是谁喝都会醉,只要站稳了脚跟、立定了心思、守住了规矩,有油水的地方再滑也不会跌倒。可惜李俊夫没有这种政治定力,他把官场上的极个别腐败现象放大,错误地认为实干苦干是不懂为官、不懂生活的愚蠢做法。思想的松懈导致行动的随便,李俊夫工作情绪也消沉起来,下班后向往歌舞升平,开始热衷于享乐。面对美酒美色的诱惑,他不仅没拒绝,反而主动出击,逐渐走上不归路。

工程建设领域监管约束机制相对薄弱,是李俊夫有机可乘的客观因素。现行的工程建设领域法规体系中存在弹性空间,招投标制度更多注重办事程序,而投资控制没有到位,企业利润空间太大,容易给权力寻租带来可乘之机。正是制度上的漏洞,使李俊夫等人在工程建设方面有缝可钻,权钱交易的图谋能够得逞。

权力过于集中导致各种利益群体争相拉拢腐蚀是让李俊夫“倒下”的外部催化剂。当前工程建设领域“僧多粥少”,竞争激烈,利润可观,施工企业为承揽工程不惜采取给回扣、行贿等非法手段,“用钱买权,以权谋利”。在这种情形下,手握大权的李俊夫自然就成为各种利益群体拉拢腐蚀的对象。社会上一些不法商人,不择手段,大肆行贿,对他进行疯狂“围猎”。案发后,李俊夫交代说:“这些老板之所以帮我做这些事情,送这些钱给我,一是因为看到我仕途比较顺利,有感情投资的因素在里面,二是感谢我为他们的房地产开发等工程帮了忙,不是白白花钱……”

4 经验教训:前车之覆后车之鉴,从认真反思到汲取教训

李俊夫不守党内规矩,无视法律规定,最终一步步滑向腐败泥潭,陷入违纪违法的深渊。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党员干部当引以为戒。

树立规矩意识,控制欲望需要,从源头上提高党员领导干部拒腐防变的能力。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规矩是起约束作用的,所以要紧一点,紧一点自然就不舒服了”,“不想接受监督的人,不能自觉接受监督的人,觉得接受党和人民监督很不舒服的人,不具备当领导干部的起码素质”。事实证明,党性观念淡薄、个人私欲膨胀是导致李俊夫逐渐滑入腐败泥潭的根本原因。面对各种诱惑,任何人都没有天生的免疫力,更没有人可以“终身免疫”,只有坚定的理想信念,才是抵御各种诱惑侵蚀的有效法宝。

肃清不正之风,净化政治生态,从根本上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李俊夫在自我剖析中说道:“面对跑官要官的现象,我也有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认为自己过去实干苦干都是愚蠢的做法,只有主动适应官场环境,才能生存发展,逐渐地自己的工作变得消极起来。”可见,政治环境污染、从政环境恶劣容易败坏风气、滋生腐败。各级领导干部要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坚决匡正选人用人的不正之风,树立正确的用人导向,不让钻营者得利,不让老实人吃亏,营造风清气正、吏治清明、干事创业的良好政治生态。

扎紧制度牢笼,严格规范用权。对制度不能简单地讲增加,应从体制机制着手,找准病灶,注重设计,必不可少的制度该加就加,增强刚性﹔不起作用或者可能提供“腐败土壤”的制度能减就减,毫不留恋。如,应加强对保障房建设的项目立项、规划和预结算管理,增加专项预算和决算审计﹔增加人大的监督环节,发挥人大的监督作用﹔改革招投标制度,专家库要定期大比例更新﹔合理编制工程预算、控制好工程造价,压缩利润空间,防止工程层层转包﹔严格项目过程管理,对施工进度、工程款拨付等环节实行交叉审核制度。

“骥走崖边须勒?,人至官位要缚心。”李俊夫案再一次证明:纵贪欲如落水,不用吹灰之力,终成灭顶之灾﹔保清廉似上山,定需步步用力,方能攀上巅峰。党员干部当警醒。

 

 


来源:纪检组


责任编辑: 纪检组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本网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转载此文,请与本站联系)


相关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