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案警示] 一念贪欲起 底线终失守
浏览人数:3196 2016-01-22

 

一念贪欲起 底线终失守

 

——江西省芦溪县原副县长黄云群案剖析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人只一念贪私,便销刚为柔、塞智为昏、变恩为惨、染洁为污,坏了一生人品。这句话用在黄云群身上,可谓十分恰当。

  黄云群,男,江西省芦溪县人。在担任芦溪县县长助理、副县长数年间,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财物价值人民币81.1万元,索取他人财物价值人民币10.5万元;侵吞或骗取公共财物共计人民币31.6万元;非法敛财200余万元。今年121日,黄云群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及线索此前已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假公济私:巧取豪夺敛财

  黄云群出生在普通的农村家庭,他从萍乡师范学校(现萍乡学院)毕业后在芦溪中学任教十年。20年前,他弃文从政,从县人武部普通干事做起,到担任乡镇副职、正职,2009年被提拔为副县长。黄云群一直在芦溪工作,多年的从政经历让他积攒了深厚的人脉关系。用黄云群自己的话来讲:“在芦溪这块地面上,想办点什么事还是做得到的。”

  2009年,为配合山口岩水库搬迁,芦溪县决定兴建移民小区,由黄云群分管工程建设。他从中发现了一个“机会”,那就是有“权”可用。黄云群以时间紧、任务重为由,提出工程建设不走公开招投标程序,而是采用邀请招标的方式选择工程承建商,邀请的对象由黄云群管理的“山口岩水库移民管理办公室”推荐。最终,该移民小区工程共26栋建筑被“推荐”来的五个承建商瓜分。其中不乏没有建筑资质的所谓“建筑分公司”,也有借用他人资质的个体承建商。

  值得一提的是,五个承建商中有四个是经黄云群介绍或打招呼后入围的。在此后的几年间,这几个被黄云群“帮助”过的承建商趁年节或黄云群过生日、办喜事之机,都会主动登门表示,多则上万元,少也数千元,黄云群是来者不拒。

  在为期两年的工程建设期间,黄云群还培养了一个特殊的爱好——打麻将,陪他打麻将的是那些从他手中承揽了工程的承建商。牌桌上,建筑商们心领神会、频频输钱,黄云群则一路高歌、次次凯旋。据他后来统计,那段时间平均每周有两次在芦溪本地打牌,平均每月有两次到长沙等地去打牌,累计从牌桌上“赢”了一百多万元。

  黄云群的敛财手段不仅仅是打牌一种。2007年,他在担任县长助理,协助分管交通、城建工作期间,通过中间人的介绍,把某个道路改造工程以“以地换路”的方式交给一名个体承建商承包。黄云群多次收受该承建商所送现金,累计近10万元。事后,置换给该承建商的土地大幅升值,利润远超当初预计。于是,黄云群委托中间人再次出马,或暗示或明示,要求该承建商“饮水思源”。后来,黄云群直接找到该承建商,提出想做点苗木生意,资金不够,以合伙名义从承建商手中拿走现金10多万元。

  2012年,黄云群以妻弟名义在老家兴建私宅。其建房用的砖块、水泥、砂石,庭院绿化用的苗木,门前路面平整工程等,大多是由几个与黄云群“私交较好”的工程建筑商和某些公职人员无偿提供。黄云群在《悔过书》中写道:“当时认为都是些私交较好的朋友,他们帮忙没什么。其实这些都是我利用职权谋取私利的具体表现,人家凭什么送东西给我,归根结底还是看中了我手上的权力。道理显而易见,自己也不是不懂,关键问题还是私利作怪,利欲熏心。”

  损公肥私:索拿卡要滥用权力

  黄云群早在乡镇工作时,就尝到了权力带来的好处。2005年,黄云群因病在北京住院,其间花费10万余元,其中3万元食宿费已由镇土地办垫付承担了,7万元医疗费大部分是可以报销的。黄云群仍感觉不是那么回事,他找来一副镇长,交待他想办法处理治病花费的7万元。后来,在黄云群的授意下,该副镇长采取篡改工程合同,提高工程造价的方法套取财政资金7万元,交给了黄云群。

  到县政府工作后,黄云群感觉权力更大了,可决定的事项更多了。他将与家人、亲戚外出旅游的费用分摊给所分管部门单位报销,将自己几次到外地住院治病的开支分摊给所分管部门单位报销……几年间,分摊给部门单位报销的个人费用达数十万元。此外,他还收受部门单位以及乡镇所送红包、礼金累计逾百万元。

  2011年,县政府换届,黄云群被调整分管农、林、水工作。他利用掌管农、林、水项目资金分配权的机会,采取虚增、调拨、多拨项目资金给特定单位,再从这些单位索要回扣、报销费用,从中侵吞、贪污项目资金数十万元。

  黄云群在《悔过书》中说:“一个人不能放任自己的行为,特别是领导干部,任何时候,做任何事情,都要严格要求自己,做到慎言慎行。绝不可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谋私利,一旦把手中权力用来为自己谋私利,必将为人民所唾弃。”可惜他醒悟得太晚了。

  公权私用:鸡犬同道升天

  黄云群夫妻俩都出生在大家庭,兄弟姐妹较多,且都生活在芦溪本地,遇到点事情,首先想到的就是黄云群这棵“大树”,黄云群也是竭尽全力,全然不顾原则、规矩。在他的关照下,几个兄弟姐妹包括黄云群的妻子在内,都在没有工作或已下岗的情况下,重新“找到”工作,且都是令人羡慕的行政事业单位,其侄子、外甥等也都顺利进入了理想的行政事业单位上班。

  2007年,黄云群妻弟和大哥的老房子被划入拆迁范围,黄云群正好分管拆迁办工作,于是一切顺理成章:两栋房子的补偿价格达到了评估价格的两倍;补偿的安置地面积是原房屋占地面积的两倍;安置地的位置选在县城繁华且相当有升值潜力的站前路上……以至于其妻弟都有点不好意思,感觉便宜占得太大了,于是把17万元补偿款中的7万元送给了黄云群。

  黄云群感觉这个妻弟挺“懂事”,于是利用分管城建、交通工作的便利,在廉租房建设、移民小区建设以及道路工程建设中,授意其妻弟充当介绍人,把工程交给指定人员承包,由其妻弟出面收取介绍费,之后两人分成。

  得到了黄云群关照的还有一帮“不离不弃”的昔日下属,以“师父”自居的黄云群对他们的工作调动、职务升迁等切身事项真是“倾力相助”。于是黄云群得了一称号“地下组织部长”。

  因黄云群案牵出来的违纪违法人员将近10人。黄云群后来说:“把身边人看得太重,又违背原则帮他们,结果不是帮了他们,而是拖人下水,真是痛心疾首啊。”

 


来源:纪检组


责任编辑: 纪检组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本网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转载此文,请与本站联系)


相关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