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文荐阅》第100期
浏览人数:3131 2016-06-02

廉 文 荐 阅

(总第100期)

 

驻江苏省农业委员会纪检组         201661

 

      

 

一、“身不由己” 岂能成贪腐理由

二、“四种形态”体现的是“全面从严”和“治病救人

三、两面人:圈外装廉洁,圈内搞腐败

四、画里有话 

 

清风杂谈

 

 

 

 

“身不由己” 岂能成贪腐理由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面对复杂的现实,我开始也想做一名个性鲜明、有理想的领导干部,可在各种关系网的冲击下,开始‘入乡随俗’地屈服于诱惑。结果一步陷进去,就越陷越深。”据报道,海南省三亚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姚震在忏悔录中,对堕入受贿深渊的心路历程进行了剖析。如此剖析,重点则在于“身不由己”。

其实,不仅姚震,现实中有不少人把腐败问题错误地归结为“风气使然”。所谓的“入乡随俗”,其潜台词不外是“在这个位置上,大家都如此,换了谁都一样”,甚至是“别人贪,我不贪,工作就难开展”。说白了,无非是要以“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为自己的错误行为狡辩,即使走上腐败这条不归路,也是“被动腐败”。但事实并非如此!

不可否认,身居官位,的确容易遭遇“糖衣炮弹”;手握公权,难免面临种种诱惑。更不用说,在个别地方,政治生态被污染,身处其中,较容易受到侵染。那么,领导干部就难以独善其身?其实不然。物必先腐,而后虫生。倘若不是自己心生贪念,歪风邪气岂能侵入肌体?如果不是管不住自己的手、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行贿者又哪里有机可乘?所谓的身不由己、“被动腐败”,说到底,不过是自我辩解的托辞。

更需要看到的是,你如何,政治生态便如何。认为个人行为被不良政治生态所决定,本质上是看不到个人的主观能动作用,无异于本末倒置、倒因为果。个人的坚守,才是决定政治生态能否山清水秀的关键。古人讲,“一念收敛,则万善来同”,说的正是这个道理。

“淡化了根本宗旨,动摇了理想信念,就会迷失方向。”诱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将理想信念抛之脑后、自我麻痹,认为贪腐是环境使然,而非自己所愿为。面对诱惑时,是毅然决然地将其拒之门外,还是屈从欲望,正是检验党员干部“成色”的关键。不忘共产党人的本色,才能守住底线;相反,欲望之门一旦打开,就会如姚震所忏悔的,“越陷越深”,无法自拔。在这个意义上,“过好自己这一关”绝非可有可无之事。

唐代诗人李群玉曾作《放鱼》一诗:“早觅为龙去,江湖莫漫游。须知香饵下,触口是铦钩。”没有无来由的诱惑,诱惑之下,往往是锋利的钓钩。诗作以鱼喻人,就是要让人看到“知止而后有定”的重要性,值得深思。而一旦理解到了这一点,又哪里还有什么“身不由己”的歪理可言呢?(林亦辰)

 

                          

 

 

 

理论视野

 

20159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福建调研并主持召开座谈会,听取党员和群众代表对修订廉政准则和党纪处分条例的意见建议。

王岐山指出,纪委要聚焦聚焦再聚焦,围绕“四种形态”,把监督执纪问责做深做细做实。

“四种形态”为:

第一种:党内关系要正常化,批评和自我批评要经常开展,让咬耳扯袖、红脸出汗成为常态。

第二种:党纪轻处分和组织处理要成为大多数。

第三种:对严重违纪的重处分、作出重大职务调整应当是少数。

第四种:而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审查的只能是极极少数。

 

“四种形态”体现的是“全面从严”和“治病救人”

 张国栋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

  全面从严治党,不只是惩处极少数腐败分子,而是要用严明的纪律管全党、治全党。从无数案例中抽象出来的“四种形态”,体现纪严于法、纪在法前的理念和抓早抓小、动辄则咎的要求,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利器”。

  “四种形态”立足“全面”,着眼的是整个“森林”的健康。我们党是一个有8700多万党员、430多万个党组织的大党,管党治党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如果只盯着少数、极极少数,而让大多数党员“脱管”,全面管党治党就是一句空话,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就会大大削弱。落实“四种形态”,既运用批评教育、诫勉谈话、党纪轻处分、组织调整等方式管住大多数,守护整个“森林”,又坚决处理严重违纪的少数和涉嫌违法的极极少数,果断“治病树”、“拔烂树”,纯洁队伍、净化“森林”,这是事关党的事业发展和肌体健康的长远战略性考量。

  “四种形态”体现“从严”,对应的是把纪律挺在前面。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了党纪严于国法,坚持纪严于法、纪在法前,实现纪法分开,是新时期党的建设的创新理论成果。党员干部不同于普通公民,依法治国,公民不能都踩到法律的底线上;依规治党,党员也不能全站在纪律的边缘。把纪律挺在前面,就是要把过去纪法不分、混淆于各种法律规定之中的纪律要求摘出来,重新整合,在法律底线前面,用“四种形态”为党员干部设立几道防线,一步步提醒、一步步警示,建立“警戒区”“缓冲区”,防止党员干部一下子从“好同志”变为“阶下囚”。这表明,实践“四种形态”不是放松约束,而是对党员干部要求更严,监督执纪力度更大。

  “四种形态”既严于治标又指向治本,体现的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方针。“四种形态”中,第一、二种形态对于有苗头倾向或轻微违纪者,以咬耳扯袖、红脸出汗、轻处分和组织处理等措施及时“拉一把”,唤醒党章党规党纪意识,使其自觉遵守纪律,防止犯更大的错误,更多体现党组织的关心爱护;第三、四种形态对严重违纪或涉嫌违法者,以重处分、重大职务调整、立案审查等雷霆手段以当头棒喝,强化“不敢”,既抢救“病人”又形成强大震慑。“四种形态”辨症施治、分类施策,犹如四种“法宝”,各负其责又相辅相成,既彰显铁腕反腐、惩前毖后的坚决态度,又包含严管厚爱、治病救人的良苦用心,是标本兼治的有力举措。

  全面从严治党是我们党立下的军令状。面对依然严峻复杂的形势,只有把纪律戒尺亮出来、执行到位,才能实现从“不敢”向“不能”“不想”的深化拓展。实践“四种形态”,关口前移,立足常态和大多数,从“小节”抓起,层层设防,扭转“只盯违法不盯违纪”的不良倾向,才能真正把纪律和规矩挺起来、立起来、严起来,有效维护“森林”健康,使我们党更加坚强有力。

 

【案件警示】

 

                   

 

 

两面人:圈外装廉洁,圈内搞腐败

     ——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平兴案件警示录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不能心存侥幸,只要是违纪的钱、不正当的钱,就没有‘安全’与‘不安全’之分,都是违法所得,命运的审判总有一天会到来。”然而,直到“命运的审判”来到跟前,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平兴方才领悟:靠侥幸过日子,迟早要跌跟头。

20141216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平兴有期徒刑十五年。经法院审理查明,1996年至2013年,平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单位或个人所送现金、干股、购物卡等共计人民币1118余万元、美元2万元。201539日,经成都市高新区纪工委委员会议研究,并报高新区党工委会批准,决定给予平兴开除党籍处分。

  对此,平兴的一些同事、下属感到十分震惊,因为在他们眼里,平兴“干练且做事缜密”“严于律己”,甚至有部分商人觉得他“不讲人情”。殊不知,这是平兴伪装出来的一面。他给自己划出特定圈子,圈子内外,经营着自己的黑白两面人生!

圈子内外,黑白两面

1992年,平兴参加成都市高新区管委会公开招聘考试。一共240人参考,录取名额只有5人。平兴凭着自己的真才实学,一路过关斩将脱颖而出。

  进入高新区管委会工作后,平兴的职务不断升迁,先后担任高新区规划国土局局长、规划建设局局长、管委会主任助理。

  2003年,官场上春风得意的平兴遭遇意外。因公车私用外出遇到车祸,平兴受到党纪处分。此时的平兴,或许意识到自己遭遇了仕途天花板,开始谋划去企业工作。平兴向组织坦陈了自己的想法,说渴望去企业发挥自己的专长。

  对于平兴的想法,组织上给予了支持与鼓励。很快,他被调往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担任主要领导职务。

  来到国有企业之后,平兴很快发现,这里的情况复杂。平兴交代说,出现了以前在政府工作没有遇到的情况,诸如项目投资,物业租赁合作,开发项目合资合作等,这其中往往存在较大或巨大的利益纠葛。“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新变化、新考验。”

  面对这些情况,平兴并非毫无警惕。他给自己定下规矩,除自己关注的重点项目外,众多的一般性工程项目,就不再与施工企业交往了。可规矩之外,平兴也预留了人情的空间。他交代说:“少数交往多年的经营工程项目的老朋友,仍然期望得到我的关照。”

  于是,平兴将自己封闭在一个小圈子里。对圈子以外的人,他秉公办事,不徇私情,让外界都以为这是一个不近人情的领导干部。在圈子以内,他将贪婪的本性展露无遗,不仅收受现金,甚至接受参股或合作企业干股,涉案金额高达1100万元。

  与“圈内朋友”结成利益共同体,大肆进行权钱交易

  生活中,平兴同圈子里所谓的“老朋友”称兄道弟,工作中又利用自己的职权,大肆进行权钱交易。

  成都某建筑工程公司法人代表柳某,便是与平兴相交多年的“老朋友”之一。平兴收受的1100万财物中,有600余万元是柳某所送。

  早在1992年,柳某便因工作关系认识了平兴。后来,柳某的父母搬迁至高新区内的一个小区,与平兴的父母成为邻居,两人在小区里常有碰面。

  在平兴担任高投集团董事长以前,两人之间就已经存在权钱交易。2001年,平兴的妻子找到柳某,委托柳某帮他们装修新房。柳某慷慨地答应下来,最后20万装修款也通通免单。因为帮忙介绍工程,柳某在2003年左右还专门约出平兴,送给他15万元现金。

  柳某表示,当时平兴是高新区规划建设局局长,包括资质、报建、建筑行业管理等与自己有关的业务都归平兴管。柳某希望拉近关系,让自己办事更方便。

  行贿者通常也会精打细算。当平兴是局长时,柳某会送上几十万现金。当平兴成为高投集团董事长,能够给自己带来更多收益时,柳某的贿金立刻水涨船高。

  除了赠送价值数百万元的股份,柳某还客串起平兴的“理财专员”。平兴曾交给柳某200万现金,让对方帮他购买理财产品。柳某拍着胸脯保证,赚的钱算你的,亏的钱算我的。后来,柳某归还了平兴300万。

  其实,柳某买的什么理财产品,利率多少,平兴完全不清楚。“我明白他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送我100万。”

  有索取就会有回报。笑纳各种好处之余,平兴在发包工程时,也会对柳某予以关照,将大批工程直接委托给柳某承建。

  利益圈土崩瓦解,“朋友”供出问题线索

  在平兴身边,聚集着数名类似柳某这样的人物。在这个圈子里,他们肆无忌惮地进行着权钱交易。

  将腐败行为缩小在熟人圈子中,的确起到了一定的欺骗作用。单位里的同事、下属,都认为平兴是个严于律己的领导,就连一些做工程生意的商人,因为未能进入平兴的圈子,也认为此人“油盐不进”。

  如今,谈及与“朋友”的交往,平兴这样认为——工作中只有同事与伙伴,朋友只存在于生活之中,存在于私人的交往之内。将两者混为一谈,最终只会害人害己。

之所以将贪腐的圈子限于熟人,也有指望互相庇护的因素。大家都是“朋友”,出了事总还能相互打一下掩护。但建立在利益尤其是不正当利益之上的“友谊”,最后的结局只能是大难临头各自飞。据了解,平兴被调查的线索,正是他的一个“朋友”提供的。在接下来的调查过程中,平兴苦心建立的攻守同盟在极短时间内即宣告土崩瓦解。平兴在交代材料中这样写道:“不能心存侥幸。只要是违纪的钱,不正当的钱,就没有‘安全’与‘不安全’之分,都是违法所得,命运的审判总有一天会到来。”

  案件剖析

  平兴贪腐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将受贿对象锁定在一个小圈子里。圈子外,他“秉公办事,不徇私情”,圈子内,他同这些所谓的“老朋友”称兄道弟,大搞权钱交易。

  自以为把贪腐行为限定在特定的圈子内,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就可以掩人耳目、相互关照。未曾想大难临头各自飞,将自己供出的,正是所谓的“朋友”。

然而,平兴为何会如此“天真”,相信建立在利益之上的所谓“友谊”?根源恐怕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侥幸心理作祟。细数各级落马官员的“忏悔录”,“侥幸”一词频频出现。纵观其堕落轨迹,不难发现,因“侥幸心理占了上风”而一步步滑向犯罪深渊,几乎已经成为贪官堕落的“定律”。一旦侥幸心理占据主导地位,一个人就会掩耳盗铃,驱使自己离经叛道、违法犯罪。“侥幸”的人生走不远。作为党员领导干部,要心存敬畏,不要心存侥幸。诚如平兴在忏悔书中所言:“入党就是选择了一条正直、向上、律己、清廉的人生之路。入党,特别是为官,就要选择安贫乐道,去直面种种诱惑和考验,这个过程应该伴随我们一生而不是一时。任何放松、放纵,任何一个小错误的开始,都必然会导致更大错误的发生。”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土产再小也是礼,公款购买不可以。

权责一致不分离,顶风违纪必处理。

 

天津市纪委近日通报了5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其中一起提到,经天津市宝坻区卫生监督所所长王云茹同意,该单位用公款购买农产品给关系单位送礼,共计1.9万元,违规为干部职工发放福利12万余元。王云茹因此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漫画/谢正军 诗文/曹溢




责任编辑: 纪检组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本网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转载此文,请与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