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部叫苦农民叫苦网友抱怨:秸秆禁烧很困惑
浏览人数:702 2015-11-02

    这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但无论是对政府、环保部门,还是农民,这似乎又都是棘手而又无奈的问题。
    10月20日,江苏省环保厅通报,今秋全省秸秆焚烧的“第一把火”烧在徐州新沂,这也是新沂连续两年“惹祸上身”。虽然处罚决定还没有下来,但“第一把火”的所在地华丰村村支书何书强已经写好了辞职报告,“绷紧了神经,严防死守,没想到最后还是出了状况。这次是一名邻镇的村民在地头捡拾遗漏的玉米棒时,因为嫌堆积的玉米秸秆影响捡拾,就一把火把那堆秸秆点着了。”
    今秋秸秆禁烧的舆论,我们更多地听到了“替农民想过么”的呼声。从《人民日报》、新华网到《新京报》《现代快报》,媒体评论齐刷刷地表明了这样的观点:烧秸秆致雾霾?替农民想过么?而相关新闻的微博跟评中,网友的观点则说得更为直白:“不烧掉又无法回收利用,放自家客厅吗?”《人民日报》说道:“站在农民兄弟的角度,现实中的不少政策支持、优惠措施、先进技术,更多还只是‘看上去很美’。”
    10月20日、21日,人民网等多家媒体报道了官方认定的今秋“第一把火”的“罪魁祸首”:10月18日15时左右,省环保厅巡查组沿京沪高速巡查,发现新沂市高流镇华丰村有1处过火面积约800平方米的秸秆焚烧火点,随即确定为“第一把火”。据悉,认定秸秆焚烧火点的标准是过火面积超过300平方米。至于为何连续两年“第一把火”都出现在新沂?《现代快报》在21日的报道中写道:苏北秋收工作要比苏南早一个月,因此在秋季“第一把火”通常都会出现在苏北。新沂作为全省重要的粮食产地之一,秸秆禁烧压力较大。
    比江苏这把火舆论关注度更高的,则是央视报道的“河南一村民就因烧秸秆被拘留14天”,田间的雷人标语,也引来了不少网友的吐槽。如“上午烧麦茬,下午就拘留”“跑到地里点把火,拘留所里过生活”等。被拘留的村民说:“如果在10月中旬前不清理,就会影响冬小麦,农村没钱实现秸秆还田,一把火烧了省心省钱。”
    《人民日报》20日刊发的评论对此说道:“说到底,还是个‘利’字。过去,作为重要燃料,农作物秸秆是舍不得扔的宝贝。如今,农村逐步‘电气化’,秸秆失去用武之地,从资源变身‘垃圾’。‘付之一炬’,既省力也能提升土壤肥力,可谓最便捷、利益最大化的处理方式。”“站在农民兄弟的角度,现实中的不少政策支持、优惠措施、先进技术,更多还只是‘看上去很美’。在农村劳动力净流出、农村逐步空心化的当下,种地不易,净收益本身就不高,如果一亩地还得额外花费成本去履行环保责任,确乎难以接受。”“焚烧秸秆问题是在发展中出现的,解决它,也应将其置于农村现代化的宏阔视野中,需要保有过程意识,不能延用‘城市思维’‘工业思维’,否则便不公平。”
    由此看来,“禁烧令”虽很刚硬,却仍迷茫。今年夏季,江苏秸秆禁烧期有34名责任人因禁烧不力被追究责任,多名官员丢了“乌纱帽”。《现代快报》的评论道出了这种“迷茫”:干部叫苦,因为很多时候需要昼夜在田地里安营扎寨,心要提到嗓子眼;农民叫苦,因为成本太高,不如一把火烧了;而公众还不满意,毕竟每年“秸秆烟雾”还在飞舞。《新京报》则建议:要从根本上解决秸秆焚烧问题,就必须摒弃“城里人看乡下人”的片面视角。要知道目前的禁烧,从实效到宣传,给农村人的感觉都是“为城里人造福”,“为城里人能看到蓝天,乡下人就要多花钱费力”的模式,自然无法产生足够的说服力和预期效果。作家@盘子微谈表示:“政府应该出资金、出技术,帮助农民解决秸秆问题,而不是简单的粗暴对待,这样做只能适得其反!”
    不过,“与镇村喊冤态度不同,上级部门对禁烧工作仍是高压态度。”《扬子晚报》记者采访了新沂市纪委,他们表示“暂时还未形成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理意见,但是‘肯定会从重处理’。”
   

(来源:人民网-江苏视窗)




责任编辑: 委环能处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本网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转载此文,请与本站联系)


相关文章:
·